《明月》喪失獨立批判的精神? (《明報月刊》編輯部)

  本刊今年六月號刊登《三訪梁振英談成立文化局》一文,引起回響,六月二日,《蘋果日報》「蘋論」指出「曾經標舉獨立批判精神的某月刊,三度訪問梁振英,訪問中無一句質問,已盡顯向權貴傾倒的媚態。」是耶?非耶?且把事實羅列出來。

  正因本刊抱持獨立批判的精神和中立客觀的立場,本着尊重所有作者與受訪者意見的宗旨,務求將各方資訊整合、呈現於讀者眼前,俾使讀者有充足的資訊自行判斷是非,對受訪者,我們盡量給予表達意見的自由,與此同時,我們也容許持異議的批評意見。事實上,就在同一期中,本刊總編輯潘耀明的卷首語《城島的雨》對文化局之設立便提出了以下意見:

  我們的社會已淪為商品社會,道德敗壞,族群撕斷,老百姓惶惶然不知所依,其中也因為當官的不重視陶冶性情的文學所致。換言之,香港太忽視文學,香港人太需要文學了。西九龍文化中心應建立文學館,彰顯文學應有的地位!

  候任特首不是說要設立文化局嗎?如果不是像外間所說的,是為了一統文化思想和推行既定的教育政策,那麼,是否可以切實做點有益於社會、有益於港人的文化(包括文學)傳播工作!

  此外,另一位作者仨頌的文章《有文化局就有文化?》也提出了尖銳的質疑:

  第四任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政綱中,將「宗教、文化及藝術」放在同一項,這意味着梁政府未來的文化局,將圍繞這三個範疇。不要誤會政府忽然對「宗教」如此關心,從現行架構看,其實這三個範疇正是現時民政事務局的主要工作,「宗教」事務便是由該局的公民事務科管轄,它更同時主管公民教育和國民教育。相對於「宗教」事務,中央更關心特區政府的國民教育工作,對港人的身份意識(文化認同)尤其在意。故此,未來文化局的工作,又怎可能缺少推行國民教育此一重大任務?……

  文化人梁寶山對成立文化局提出了「三不」:一、不能只是現在藝術行政和資助架構的總和;二、不能被矮化成個別的產業或就業政策;三、不能再次把文化發展以媒 界/行業劃分而項目化。可以的話,請多加一個「不」,不能把文化局變成文宣局!

  對於本刊獨立持平的態度,讀者有目共睹。以近期為例,我們還刊登不同政黨背景及獨立文化人批評候任特首的文章。所謂「已盡顯向權貴傾倒的媚態」,不知從何說起。

  今後,本刊依然會守持創刊四十多年的中性價值,極願意聽取各方意見,發揚獨立批判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