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渠寶笈》之香江遺珠 (司徒元傑)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侵華戰爭宣布投降,及關東軍撤離長春,末代皇帝溥儀從故宮攜走屬於乾隆《石渠寶笈》著錄的約一千三百件法書名畫,遂進一步從他手上流出,或被偽滿士兵哄搶掠奪。這批被文物商人稱為「東北貨」的國寶名蹟,逐漸散佚於民間市肆,從吉林、瀋陽到北京、天津、上海,歷盡輾轉流遞和多番交易轉手。雖則國家博物館最終收回一大部分書畫作品,但不少珍貴名蹟已遭損壞,或完全散失湮沒,只留下名目於藝術史冊上。亦有一部分作品被帶出中國流往海外,最後落入外國博物館和私人藏家手上。而當時將作品運出國境的主要有文物商、國民黨軍政要員、巨賈富紳,或藏家和書畫家等。

香港秘密收購小組之成立
南隅香港時為英人管治的殖民地,是中國近代史上國人每遭逢戰亂的最佳避難場所。自抗日戰爭到國共內戰,大量移民湧入,當中亦有不少權貴人士、富商名流和實業家等南下避居,同時引入了大量財富和企業。他們帶來的珍貴財物很多是書畫文物,包括《石渠寶笈》的著錄品;雖有早於溥儀之前已從清宮流出的,但最大部分是「東北貨」的珍貴物品。當時不少歐美文物商人亦覬覦出現於香港的國寶,紛紛趕至收購,再轉售予公私收藏。眼見國寶級文物不斷經香港流失海外,中國政府成立了一個香港秘密收購小組,專責搶救回購事務,最終能買回四十餘件作品,包括韓滉《五牛圖》、馬遠《踏歌圖》、吳鎮《漁父圖》等。張大千所收劇蹟如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董源《瀟湘圖》和宋徽宗《祥龍石圖》亦是從香港脫手賣出,現入北京故宮博物院,足以反映香港當時擔當文物聚散地的重要角色。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三希」珍寶之王珣《伯遠帖》和王獻之《中秋帖》從香港搶購回國的故事。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香港藝術館館長。篇幅所限,本文原有注釋,一概不錄。本文圖片由香港藝術館提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