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程乙本風行九十年(附白先勇前言) (鄭鐵生)

一九二七年《紅樓夢》「程乙本」作為新文化運動中白話文的典範被普及,至今已整整九十年了。其意義已遠遠不是一部大眾文學讀物普及的成功,而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有機組成的傳播和弘揚,獨領風騷,揚歷中外。
大眾閱讀普及本的確立和變化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初,在新文化運動的熱潮中,出版界敢於創新,率先運用新式標點符號,對有深遠影響的四大古典白話小說,進行標點、刊印,以適合更廣大民眾的閱讀,起到了空前的文學讀物的大普及,其意義的深遠無可比擬。
一、胡適在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所作的《重印乾隆壬子本〈紅樓夢〉序》說:「從前汪原放先生標點《紅樓夢》時,他用的是道光壬辰(一八三二)刻本。他不知道我藏有乾隆壬子(一七九二)的程偉元第二次排本。現在他決計用我的藏本做底本,重新標點排印。這件事在營業上是一件大犧牲,原放這種研究的精神是我很敬愛的,故我願意給他做這篇新序。」顯然汪原放為了支持胡適的學術主張,把《紅樓夢》「程乙本」作為新文化運動中白話文的典範推出,被稱為「亞東本」,是《紅樓夢》大眾文學讀物的普及本。

(如欲閱讀全文和白先勇先生的前言,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北京曹雪芹學會副會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