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四部曲:三姐的紅帽 (金聖華)

三藩市金門公園那一片蒼翠盈目的綠蔭裏,片片初秋帶黃的葉子在陽光下閃亮。不遠處,忽然冒出一頂艷麗的紅帽,闊邊的帽緣在風中起伏,像是掀起了微微的波浪,三姐夫J抬頭望了一眼,感覺這下心中踏實了,就繼續帶我們這三位來客,安然去參觀園中收藏豐富的博物館。
同學會過後,摯友夫婦和我三人,一起造訪家住金門公園附近的三姐伉儷,並在此盤桓數日舊。三姐是我童年鄰居,認識她時,我念小學,她念初中。那是台灣民風淳樸、生活克勤克儉的年代。當年曾經在租住的大雜院裏,追隨外號「豆芽」的她,一起孵了不少豆芽夢。
多年後,來美留學,第一站落腳的就是三藩市的大姐家。那時三姐還沒有結婚,住在大姐處,正在蜜運中。一天,J當嚮導帶我出遊,回來後三姐悄悄問我,「這男友可行?」不久,就傳來他們共諧連理的喜訊。
這次,在三姐溫馨的家中,還看到他倆四目交投、情意綿綿的結婚照。多少年過去了?如今,兩位都已經年過八旬,難得的是幾十年來相濡以沫,生活靜靜過,淡淡過,緩緩過。他當他的教授,悉心於教研工作;她當她的主婦,投入於相夫教女。再沒有誰比她更淡泊自甘,與世無爭。小樓裏寧靜安逸,素雅樸實,起居作息應有之物,該有就有;無用之物,一件不留。每日裏,晨起運動,步行數公里到山上打拳,回家後,看書、唱歌、聽音樂。日出日落,雲來雲往,望窗外形形色色的人,牽大大小小的狗,一派悠閒。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著名香港翻譯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