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要有世界擔當」:訪八十許嘉璐 (陳志明)

許先生以訓詁學名世,傳統訓詁學以解釋語言文字為主,進而闡釋古代文化,那是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大學問。所以,對中華文化的高度關注,自然而然成為許先生學術研究的重要部分。
許先生的文化學研究,注重民族文化的提高,注重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的對接,注重探索人類文化的前途與走向,以宏觀分析、微觀透視、綜合比較等方法,對中國文化的建設、發展與重構進行統攬全域的深邃思考,發表了一系列高屋建瓴的精闢見解。

中華民族的四次覺醒
「世界格局正在發生巨大變革,中國文化要有自己的擔當。」許先生說。
要有文化擔當,先要有文化自信;要有文化自信,先要有文化覺醒。在許先生看來,中華民族的覺醒先後有四次。第一次是武王伐紂,第二次是秦統一中國,第三次是十九世紀列強入侵中國,第四次正是當下。「現在我們正在經歷第四次文化覺醒:弘揚民族優秀傳統,與時俱進,體現時代精神;排出自身機體裏西方『傳統文化』及其變種的激素。」
許先生認為,中國的這次覺醒,正好與西方文化自我否定的浪潮相遇。在這樣一個格局演變的大形勢下,我們其實正面臨着人類歷史上的「第二次文藝復興」,這是一個歷史與文化縱橫交接的重大歷史時機。中國的學界(包括人文社會學界和自然科學界)應該充分認識到這場巨變,順應大勢,迎頭趕上;並且掌握主動,引領潮流。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人民日報》出版社傳記編輯室第一任主任。)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