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夢」仍然遙遠 (潘耀明)

踏入二十一世紀的時候,我們迎接了人類歷史上一個嶄新的世紀,全球沸騰,對未來充滿美麗的憧憬,布瀰著一片歡樂氣氛。
記得當代大儒饒公宗頤教授曾壯志滿懷地指出:「二十一世紀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中華文明再次展露了興盛的端倪。」①
饒公在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提出令人心焉神馳的「文化夢」。饒公的「文化夢」,是整理古籍、擷取精華,「與現社會接軌」,煥發中華民族嶄新的文化生命力。
二十一世紀踏入第十六年的今天,如何實現文化夢,似乎仍未有較清晰的定論。
換言之,離饒公構建的文化夢仍然遙遠。
饒公深有體會地說:「作為一個中國人,自大與自貶都是不必要的。文化的復興,沒有『自覺』、『自尊』、『自信』這三個基點立不住,沒有『求是』、『求真』、『求正』這三大歷程上不去。我們既要放開心胸,也要反求諸己,才能在文化上有一番『大作為』,不斷靠近古人所言『天人爭挽留』的理想境界。」②
畢竟擷取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與現社會接軌」,是一個艱巨的工程。
近年佛學界的頭面人物淨空法師,大力鼓勵學習《群書治要》,不惜動用大量的物力、財力,注解這部曾一度被湮沒的古籍,結合當今社會實際,活學活用,普渡眾生,力求「與現社會接軌」。
《群書治要》是唐太宗責令群臣從古代典籍,擷取精華編摹而成的,是當年唐太宗的案頭讀物,奉為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治國良方,並言聽計從,從而開創出「貞觀之治」的盛世。
習近平的乃父習仲勳對《群書治要》也推崇備至,並欣然題下:「古鏡今鑑」。
天有不測之風雲,推動群眾學習《群書治要》的淨空法師,最近竟觸了礁,內地官方高調批評他散布邪說,影響主流思想云云③。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談到中國傳統文化精華與現社會接軌而成功的例子,在東方便有韓國、日本、新加坡……。
以上國家採取拿來主義,不光是吸盡中華文化的精華之液,還把觸鬚伸向西方的文化,實行東西逢源,古今融會,像一窩「東北亂燉」的菜式,美味無窮。
至於如何看待東西方文化,我們特別認同中國哲學家、國學大師張岱年(一九○九-二○○四)的說法:「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的差異,在於東方特重『正德』,而西方則特重『利用』。『厚生』是兩方都重視的,不能厚生何以言文化?中國文化對全世界的貢獻即在於注重『正德』,而『正德』的實際內容又在於『仁』的理論與實踐。孔子謂仁即『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其意義就是與人共進,相愛以德。」「中國古代哲人所苦心焦慮的就是如何使人們能有合理的生活,其結晶即『仁』。他們總覺得人必須『正德』,然後人生才有價值。」④
簡而言之,以仁義之心,端正德行,使人民生活富足(厚生),才是當領導的最大人生價值。
韓、日諸國用西方的「利用」之法,把中國文化的「正德」很好地給「利用」了。反而觸手可及的我們,把祖先遺下的文化財富給丟到爪哇國去,還表現出揚揚得意,令人欷歔!

注:
①②饒宗頤:《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二○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在「中華國學論壇」上的致辭
③香港無電視互動新聞台:內地統戰部斥淨空為邪師,散布邪說。詳見二○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七點半新聞報道。
④張岱年:《心靈與境界》,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二○○八年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