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逆日記」首披露與「十一姑」 (姚榮銓口述、 姚姚筆錄)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上海《新民晚報》文化版發了一則本報訊,主題是「汪精衛投敵日記今日上午露面」,引題為「歷史檔案中的一個謎終於大白天下」,副題是「上午對捐獻人進行表彰,日記將在有關刊物連載」。想當年,我是文化新聞版記者,別位同事都有專業分工,跑的範圍相對面窄些,而我除了跑滑稽、評彈之外,補缺拾遺,沒人跑的盡收囊中,因而文化版編輯李堅兄戲稱在下是「清道夫」。寫這條引人注目、後來還評為上海好新聞一等獎的新聞可以說相當偶然。前一天中午,獲悉上海檔案館要開個表彰會,表彰的是何許人也?因何要開表彰會?都沒有更多信息。所以其他主流媒體都無興趣去搶新聞,但是,檔案館確實相當專業,所以他報在開會當天才派去的倒是既資深又諳學術的老記者或者專刊編者。《新民》自有規矩:上午新聞非搶不可、隔夜新聞則須做夠,故不敢怠慢。午飯吃過,我就直奔市檔案館去,蓋唯有《新民》記者急急風上門,連館長也親自出馬,還甘心捧出一件外形為猩紅皮面、並配了迷你小鎖,宛如一隻微型「公文包」。打開這舶來的袖珍日記本一看,相當特別,每頁眉頭有英文月份日子,下分五橫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資深傳媒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