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人民不行!」 (曹景行)

「今天」中國網上最流行的是「翻船」。之所以特別強調「今天」,只因為這詞昨天還不流行,只是筆者敲鍵盤撰寫此文的「今天」才流行,明天可能又被新的流行詞語淹沒,到了本文刊出時肯定已經過時落伍。這就是當下中國互聯網的「生態」,不管是熱點新聞、熱點人物還是流行熱詞,就熱鬧當下一兩天,如白馬過隙,生命周期越來越短。
所謂「翻船」,是四月十二日這個普通日子裏,內地網上突然爆炸般傳開一個多組圖片的帖子,題為「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原作者為網上八五後「宅男」漫畫家喃東尼。第一組的三張圖片各配了一句話:「乘坐在友誼之船的兩個好朋友」,「如果有一方變瘦」,「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哦」。船就這麼翻了,接着第二組、第三組──都簡單得很,有點冷笑話的味道。
為什麼會突然勁爆到有超過五十萬人點閱?沒人講得清楚。接着幾天出現了無數變種版本:有關行業的如「媒體人友誼的小船是怎樣說翻就翻的」,有關地域的「四川人友誼小船原來是這樣說翻就翻的」,有關新聞事件的「萬科華潤的友誼小船為何說翻就翻」,接着又有「有娃之後,夫妻感情的小船說翻就  翻──」,等等,等等,弄得那兩天全中國人民一起「翻船」。有人感歎說:「網友們腦洞大開,不僅是因為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人生也是很艱難啊。」某位心理學家又扯到「現代人對愛情、友誼的渴望與日俱增,相互之間的關係卻更為脆弱」。
對多數網友來說,看了也就是笑一笑,再轉發給微信上的朋友,明天一定還會有別的好玩帖子。就像「翻船」帖子爆紅之前兩天,上海網友最關注的是另外三大「網紅」排隊人龍:一是百年老店杏花樓清明時節推出鹹蛋黃肉鬆青糰子大受歡迎,購買者最多時要排十個小時的長隊。另一是上海對外地車牌汽車加強限制,導致購買本地車牌競拍標書的人龍長達一兩公里。四月十一日微信朋友圈裏流傳的段子是:「最近(上海)福州路有兩支隊伍,一支買標書,一支買青糰,結果搞亂,買標書的人排了三四個鐘頭卻買了一盒青糰。」而同一天,第三條人龍出現在上海外灘的一隻老郵筒旁邊。
傳統媒體也跟着報道說,被稱作「小鮮肉」的EXO主唱鹿晗照片上合影過的郵筒,一夜之間成為上海外灘新景點。路過的行人紛紛拍照,更多的是女孩子粉絲專程前來與這個郵筒合影留念,甚至排起兩三百米的長隊。有人還注意到,那些自稱「麋鹿」的粉絲變得挺守規矩,不亂丟垃圾,還自覺讓出盲人道路。

假奶粉也符合國家標準
說到現在,好像都是瑣瑣碎碎的網路「現象」,最多說明中國老百姓日子一般還過得去,至少像上海那樣的地方。筆者在自己的微博和微信上由此評論:「資訊氾濫,大事不多,天下太平!」但真的就天下太平、沒有更值得公眾關心的大事?當然有,比如震動世界的「巴拿馬」檔案,因為其中一小部分內容涉及幾位中國敏感人物,整個事件就變得十分敏感。網上相關的帖子幾乎刪得一乾二淨,網民連跟帖評論的機會都沒有。
各地也發生一些令民眾憤憤不平的事情。如「問題疫苗」事件再度發生,弄得不少內地民眾人心惶惶,為了安全要到香港來接種,也弄得香港政府不得不推出「限苗令」。事因過去五年山東有奸商非法經營疫苗,已流向全國二十四個省市,售賣款項達三億一千萬元,疫苗則因非冷藏儲運而可能失效。
「問題疫苗」事件一再發生,主管部門不檢查自己瀆職無能,有官員居然還說出「脫離冷鏈條件進行運輸儲存是嚴重的違法行為,但從科學層面講,疫苗短時間脫離冷鏈一般不會產生安全性和有效性問題」這種自相矛盾的話,引來網民一片譁然。而且山東的「問題疫苗」一年前就已經破案,公眾卻要到今年三月中旬上海「澎湃新聞」網曝光才知道,公眾的人身安全誰來保護?
三月底,上海又發生了假奶粉事件。犯罪分子為牟取暴利,在市場上購買低價奶粉,裝入仿製的「雅培」、「貝因美」鐵罐中,冒充高價品牌嬰幼兒配方奶粉牟取暴利,共有一萬七千多罐已經銷往四個省份。對此,作為主管部門的食藥監總局在新聞發布會上除了介紹案情外,還強調經過檢驗後,這些假奶粉「符合國家標準,不存在安全風險」。
此話一出,網民又是議論紛紛,奸商為獲得暴利難道還有道德底線?食藥監總局趕忙澄清說:「之所以公布假冒奶粉符合國家標準的資訊,主要是提醒消費者不要恐慌。」但有媒體評論說:「近年來,在嬰兒奶粉領域,公眾的耐心早已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對企業和監管部門的信任程度或許也令人堪憂。」

一刀切「懶政」侵犯老百姓權利
貼近香港的深圳前些日子為了整頓交通,全力打擊助動車(電力自行車)的違規行為,為數不少的人員受處置,車輛遭扣押。網上傳出成排成行被沒收的助動車照片,警方甚至還用機械來搗毀。接着又傳出深圳許多以助動車為謀生工具的快遞員辭職不幹,與老百姓生活密切相關的快遞行業大受影響。助動車的管理本來是全國的難題,但對深圳的做法各地媒體卻多有批評,普遍認為這種「一刀切」的「懶政」侵犯了老百姓的權利。
要不是國務院開始重視起來,甚至連總理李克強都公開發話,這三件事情未必能像現在這樣得到認真而快捷的處理,該抓的抓,該查的查,該收的收,該停的停。但國家政府部門本身也有很不像話的事情,四月七號就有媒體披露,國家工商總局過去半年不發一張商標註冊證,只是因為沒有紙了。這不是天大的笑話?
相應的在老百姓之間,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正在加強和蔓延。就在此時,一句「這屆人民不行!」突然流行開來。事緣三月二十四日黨報《人民日報》在「人民論壇」中刊登了題為「我們都是風氣『一分子』」的評論文章,以「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來比喻中國老百姓做事都要找關係,如給醫生塞紅包等等。由此造成的不良社會風氣,「是催生貪污不軌最溫暖舒適的環境」。
但評論所指的「我們」並不買賬,相關微博後面一下子就跟了兩三千個評論帖子,儘管被網站刪剩幾十個,也可以看出「我們」的反應和情緒。跟帖中出現最多的話就是「這屆人民不行!」也有說「這屆人民配不上這屆領導」,「這屆人民不行,很不聽話,拉了很多領導幹部下水,拖本屆政府的後腿,給國家丟了臉」,「經濟這麼不好,主要是這屆人民不行」。

被禁的「趙家人」
隨着當局對網上言論日趨加強監管,反諷和隱喻已成為中國網民越來越慣用的宣泄管道,而且越是觸動人心就傳播越快越廣,常常讓監管者不知所措。早些日子的「趙家人」一說,就是對執政階層權貴化的迂迴批評。今天如果上百度查找「趙家人」的出處或意思,很可能出現「四○四,頁面沒有找到」的字樣。其來源,是魯迅《阿Q正傳》中的趙太爺怒斥阿Q「你也配姓趙!」
去年底,中國最大地產商之一的萬科集團遭到寶能集團的惡意收購,這場激烈爭奪戰至今仍沒有結果。網上有博客分析「萬寶之爭」時,用了「趙家人」來比喻背後可能有龐大權貴利益介入。一時間「趙家人」變成泛指既得利益集團的流行語,使用者當然都帶有對官宦權貴當道的明顯不滿。
「趙家人」一詞很快被禁用,但民間的創造力可說是無窮無盡的,「這屆人民不行!」就是一輪新的反諷。同樣還有「詩和遠方」,出自媒體紅人高曉松的文字「從小媽媽告訴我們的許多話裏,迄今最真切的一句就是:這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出自汪國真詩)—其實詩就是你心靈的最遠處。」而現在網上層出不窮的「詩和遠方」,更多是表達一種對現狀的無可奈何,只能用「詩和遠方」來自我安慰。
有人說,今天生活在中國需要幽默感。再以一個較新的網路段子為證:「大葱八塊錢一斤了,就是說一萬六千元一噸,比鋼材貴八倍!這幾天如果誰一開口有一嘴葱味,絕對在炫富。現在最土豪的生活方式就是─喝咖啡加葱花!」
懂了嗎?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