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一九九:大戰催淚彈的鄭鳳蓮 (韓雪東韋訪問、整理)

鄭鳳蓮大姐,今年已經一百零四歲了,她說自己「周身病」,但就我們所見,她除了行動不便、雙眼有點白內障和記憶力略為減退外,仍思路清晰,語言明快,好不令人羡慕!任何人見到這樣一位人瑞,相信都禁不住想請教她的養生之道。可是我們豈能忘記此行的主要目的:發掘大姐的「六七」記憶。
是的,大姐是一九六七年因五月事件被捕及入獄的其中一位。當時她的身份是借調到樹膠塑膠業總工會的「伙頭大將軍」,而她被捕的地點正是工會的廚房。
哈,那豈非名副其實的「熱廚房」?不,那豈只是個普通的熱廚房,簡直是個硝煙瀰漫、催淚彈橫飛的熱廚房。
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隊港英警察進攻九龍廣東道的樹膠塑膠業總工會,由於工會鐵閘被反鎖,警方一邊攻門,一邊從工會對面大廈天台發動催淚彈攻勢。
「警察抬了幾籮催淚彈上對面天台。」大姐憶述說。催淚彈,一顆已經足以令人嗆得眼淚鼻水直流、喉嚨痛,何況現在是一顆接一顆密集地射進來,而且是在室內,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眾工友最初先把一袋袋的米搬出來堵住各窗口,然後男工友撤到天台。後來米袋防線被攻破了,催淚彈落進屋內,剩下手無寸鐵的三個女人,只好就地取材,決定用「水」攻,自己藏在水中,並拿着大水喉,一見催淚彈落下便用水射向它,以減低其「威力」。
然而,這終究是一場「大衛與歌利亞」的對抗,警察鑿穿了隔壁單位的牆,攻進了工會,把樓上樓下所有男女全部拘拿,送進旺角警署。大姐說起來仿若輕描淡寫的,據載其實前後經歷了七個多小時的搏鬥,其虛脫程度實難以想像!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