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奇女子的啟示(潘耀明)

香港著名歌唱家費明儀逝世,是在二○一七年伊始。我趕緊找周凡夫先生寫了一篇文章悼念她。
費明儀是一位奇女子。這與她的出身沒有關係─她的父親費穆是中國著名進步電影導演,二叔費彝民是《大公報》已故社長、中共的大紅人。
費明儀的人生道路卻是與父輩逆線而行的。她不顧費公─費彝民的反對,下嫁曾做過大地主、四代基督徒的許家;為追求自己的音樂事業,到歐州留學,學有所成,毅然返香港相夫教子,兼成立自己的合唱團。
一九六六年,在「全國山河一片紅」的文革年代,她冒着被冠上「投奔自由」的惡名,前往台灣表演,以優美的歌聲打動寶島的聽眾,以深濃的同胞情,解除了台灣當局對有「匪共」嫌疑的戒心。
在台灣國民黨「臨時勘亂條例」白色恐怖的巨大陰影下─那個年代,哪怕連攜帶一本新文學作品入台,都會被扣以「通匪」罪名而被緝捕;在滴水不漏的恢恢危網之下,她這個揹負「中共背景」的歌唱家卻「在台灣《聯合報》主辦下,在台北、台中及高雄舉行了四場個人獨唱音樂會。」①獲得熱烈歡迎,真是匪夷所思!
她之能率性而行,無他,首先是她生活在這個有「世界文化之窗」的自由的香港;還有,她的細胞裏不沾政治的邊,堅守文化的中性價值。她,一個弱女子,以摰誠的藝術熱情,融化了政治冰川。
其間,也有不少好事之徒起哄。雖然當時台灣的報章均以「民族歌后」的中性字眼予以稱謂,不涉政治,「反倒是香港的報章說她投奔自由啦,大義滅親啦,這都讓費彝民很不好受。」②
內地開放後,她開始進行尋鄉之旅,並且頻頻在內地各大城市進行表演,獲得海岸另一邊的掌聲。
費明儀在她的人生舞台釋放了渾身解數,獲得驕人的成就,她「不僅是位融合了歌唱、教學、指揮、研究、行政、策劃於一身的音樂家,她在香港超過半個世紀的生活中,還涉及了社會活動、宗教、政治、商業等不同範疇。」③
但她仍不減歌唱家本色。兩岸甫開放,在她的奔走下,一九八一年,兩岸三地音樂家終於在香港亞洲作曲家大會相聚。
費明儀不光是音樂家,還是文化大使。從費明儀的人生實踐,可見政治是短暫的,文化才是永恆的,它昂然超越於政治、黨派、地域。
費明儀的一生,若合了愛因斯坦的格言:「不管時代的溯流和社會的風尚怎樣,人總可以憑着自己高貴的品質,超脫時代和社會,走向自己正確的道路。」④

時序雞年,祝讀者作者春安夏泰,秋吉冬祥!

注:

①②③ 周凡夫:《懷念費明儀》,本刊附冊《明月》二○一七年二月號
④ 《世界名人傳記》,大眾文藝出版社,二○一○年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