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治療與一氧化氮 (尹浩鏐)

居住在美國的中國人,病了看西醫,用西藥,常常因為體質和生活習慣不同,出現與本土人士不一樣的治療效果。多年前有一個六十多歲的中國籍病人,來我診室做同位素心肌灌注掃描(Myocardial Perfusion Scan)及心臟核磁共振成像(Cardiac MRI),發現心臟並無大礙,只是心率每分鐘只有三十六次。細問之下,才知他有高血壓,他的心臟專科醫生開給他貝他阻斷劑阿替洛爾(Beta Blocker:Atenolol )。結果血壓是正常了,但心跳卻出奇的緩慢,初時他的醫生認為這只是藥物的副作用,所以將藥量減半,但並無改善,再減到四分之一,仍是老樣子,後來索性停了藥,心跳回復正常,而血壓並未回升。
以前對於為什麼對藥物的反應因人而異,醫生也不知。我的同窗好友潘建民醫生,是加拿大和美國雙重外科學院院士,他對於這種差異的原因,認為是某一種體內因素產生一種意想不到的特別的血管功能。以前一般心臟內科醫生也不知道是什麼,後來發現是經由血液流動對內膜衝擊摩擦效應而產生的一種當初稱之為微血管內膜細胞素(Endothelin)的東西,現今科學昌明,杜克(Duke)等名校已可測出此一極微量的元素,其實就是令一九八八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獎者獲獎的功臣一氧化氮(Nitric oxide,NO)。以前科學家們從未想到這常見而普通的一氧化氮,竟能舒張血管,使缺氧細胞生存;其次更令腎細胞減少因缺氧而產生的血管緊張素(Angiotensin),從而使血壓降低,減低心血管危險指數(The index of Cardiovascular risk)。
十六年前我在寫《回復青春不是夢》一書時也曾徵詢潘醫生及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教授林欣的意見,他們告訴我另一發現,原來國術氣功的氣就是一氧化氮。常做氣功的人,因其用腹式呼吸,腹壓下降,腹部血管包括腎動脈血流速度加快,衝擊血管內膜細胞,釋出一氧化氮,能使血壓降低。
至於常用的降壓藥:第一類為貝他阻斷劑(Beta blockers),其中最流行的是Atenolol(Tenormin),但它只能降低血壓,對減低心血管危險指數的效果較小,新一代的鹽酸奈比洛爾(Nebivolol)或是卡菲蒂羅錠(Carvedilol)則不然。第二類降壓藥就是與血管緊張素有關的血管張力素I型轉化酶抑制劑(ACE inhibitors)。
有關高膽固醇及硝酸甘油脂,以前認為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減少得越低就越好。其實錯了!現知道減少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藥物如立普妥(Lipitor)、瑞舒伐他汀或稱可淀(Crestor)等抑制劑,缺少同時降低心血管危險指數的效果,反而地中海沿岸居民的食用方式只減少量的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但心臟死亡率及中風的病患大減,所以這些藥也許只不過是滿足藥廠奸商日賺千萬的私心而已。
至於血糖過高,要注意亂用藥會導致內膜功能障礙(Endothelial dysfunction),用藥必須謹慎,宜選擇每福敏(Metformin)、恩排糖膜衣錠(Jardiance)等:它們既能降低血糖和糖化血色素(HbA1C),又能令血管內膜排出一氧化氮,以保護缺氧細胞,降低血壓。
總之,用藥最終目的不是短暫功效而是要益壽延年,必須具有降低心血管危險指數的作用,亦即是能刺激血管內膜細胞產生一氧化氮以補救細胞的缺氧,因此,用藥時宜用能產生微量一氧化氮的藥,容許的話更可修習氣功。

 (作者為美國核子醫學專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