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中共「十九大」理論上有何作為 (曹景行)

再過兩三個月,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就要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這應該是今年中國最重要的政治事件。內外論者一直關心未來最高領導層的組成,香港媒體過去幾年就不知發布了多少版本,也不時在內地網民中熱傳。但除了習近平的位置不見異動,其他各種說法相互打臉,也沒有多少人計較。而依筆者之見都不可信,只能當熱鬧看看。
海外媒體為了獨家爆料時時可能賠上自己的聲譽。二○○二年關於江澤民是否「全退」就是一例,可見要猜準中南海人事變動實在不容易。還記得二○○七年「十七大」期間會議方安排了一次基層黨代表的記者會上,一位來自重慶的女警官不經意漏出一句話,大意是稱讚「老一輩領導人主動退下高風亮節」。話音剛落,在場的海外媒體記者紛紛起身跑到場外,搶着發新聞稱「黨代表證實曾慶紅不再連任常委,習近平確定晉升」。
可就在上一天下午,某西方大通訊社派駐北京的朋友見我即問:「你有沒有聽到香港L某的那個『中心』剛剛發布消息,說習近平這次可能會選不上中央委員……」真叫人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曾退習上是「十七大」最重要的人事布局,大致確定了「「十八大」」習近平的接班地位,但也要到大會之前沒多久方見端倪,而那時他調任上海市委書記才不過半年。
二○一二年為「十八大」召開之年,中國又發生一連串震撼性事件導致高層政局巨變。尤其是薄熙來倒台和令計劃失勢,影響深遠,卻也都是由看似偶發的事件引爆。到了夏末初秋「十八大」會期臨近,傳說中的新政治局常委名單再度生變,外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那一年中國高層政壇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有好些至今仍然是北京紅牆內藏着的謎團。
不久就要舉行的「十九大」人事布局又會如何?同樣難估難猜。本來被視為政壇新星的孫政才最近突然被立案受審,即是一例。另外,主領肅貪大任的王岐山年過六十九,究竟會到點交班還是繼續原職或接手其他要務,現已六十四歲的習近平是否有意五年後(甚至十年後)再次連任,都可能突破中南海高層人事安排的基本遊戲規則,致令變數大增。所以,不到最後,所有關於「十九大」名單的傳聞大概都作不了數。

有什麼事情大致可以確定?
各地的「十九大」代表已經選出,大會召開日期卻還沒有公布。到底有什麼事情大致可以確定?修改黨章吧。中共每次開黨代會都要修改黨章,以適應過去五年國家和黨的變化,這次也應該不會例外。最明顯的是,原黨章第三章第二十三條有關軍隊總政治部的規定就要修改,因為去年一月原總政治部已經改為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黨章一定要跟着改吧。
更加重大的修改,就看黨章中會不會加入「習近平思想」的提法。最近中國媒體上「習近平思想」一詞零散冒出,似有試探風向之意,如今年早些時候就有一本名為《習近平思想》的新書在英國出版首發。更明晰信號來自中宣部副部長、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蔣建國。八月三日他為駐北京的十家外國媒體記者舉辦了一個小型見面會,吹風中說到習近平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學的理論和實踐體系,也就是思想體系」。如果中共「十九大」正式提出「習近平思想」或「習近平思想體系」並寫入黨章,那就非同小可了。
中共每次黨代會修改黨章,首先就要修改《總綱》中關於「行動指南」的論述,也就是中共的理論基礎;而且每次修改都要加上新的內容,變得越來越長。「十八大」修改後的標準說法是「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每一字都有其特定的含義。如果「十九大」把「習近平思想」或「習近平思想體系」加進去,習在中共指導理論中的地位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造者」毛澤東等量齊觀,且有超越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之勢。

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到江澤民
中共依據馬克思列寧主義開始「建黨大業」,毛澤東思想則把馬列主義中國化以實現「建國大業」,成功的精髓無非是讓舶來品的洋理論適應中國社會現實。但上個世紀中國從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的一連串嚴重失誤卻顯示,毛澤東從蘇俄接手過來的三個主要理論在建立社會主義的現實過程中都碰了壁,那就是政治上以階級鬥爭為綱,經濟上實現完全公有制的計劃經濟,對外則推動世界革命以戰勝資本主義。文化大革命的大敗局讓鄧小平幡然醒悟,開始了轉變中國歷史軌跡的改革開放。有人認為鄧小平不喜歡看書,不喜歡講大道理,似乎沒什麼理論,最多就是「白貓黑貓」的「貓論」。這實在低估了他。「貓論」看似實用主義,但也可視為現實主義。改革開放的理論突破,就是一九七八年圍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大討論。
此後雖然經過了八九年「六四」事件等多重波折,到了九十年代初鄧小平「南巡」之後,中國改革開放的基本路向大致確定。理論上,鄧把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為綱轉變為經濟建設為中心,把公有經濟的單一計劃經濟變為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把推動世界革命變為維護「和平發展」國際秩序。而鄧的理論的現實基礎,就是中國「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鄧的聰明在於既保留了「老祖宗」的基本理論,又以現實主義作了新的解讀,為中國改革開放逐漸鬆綁。但在現實中,改革開放每往前一步仍然阻力重重、困難重重。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認定「資本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着血和骯髒的東西」。鄧小平雖然把中國一步步導向了市場經濟,但並沒有從理論上講明白「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新興私人資本的地位和作用。作為「摸着石頭過河」的現實主義者,他對改革開放的舉措到底「姓社姓資」採取「不爭論」的態度,以期讓實際結果去證明對錯。
但到江澤民全面接班之後,中國成長為世界經濟大國,市場經濟也有了高速發展,他必須從理論上回應市場經濟帶出的新課題。二○○○年他首次對「三個代表」作出論述,即中共「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二○○二年十一月的中共「十六大」江澤民就要向胡錦濤交班,那年五月三十一日他在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畢業典禮上的講話,把「三個代表」提高到「立黨之本」,與「鄧小平理論」並駕齊驅。此後近半年時間裏,北京官方媒體對作為「十六大」基調的「三個代表」,發動了鋪天蓋地、沒完沒了的大分貝宣傳。但究竟「三個代表」有什麼特別含義,理論上有什麼發展突破,反而被令人生厭的官方言辭所淹沒。
但在筆者看來,過去三十多年中國改革開放確實從根本上改變了蘇聯和毛澤東的舊體制,但只有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碰觸到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底線,二○○二年的中共「十六大」正是分水嶺。在「十六大」的黨代表名單中,多位著名企業家赫然在列;大會期間,主辦方還特別在人民大會堂裏面安排了兩場企業家黨代表的記者會,讓他們操着江浙方言同中外媒體直接對話,現場居然沒有翻譯,弄得好些外國記者一頭霧水。
「十六大」開幕前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針對筆者代表鳳凰衛視提問「中國共產黨(讓資本家入黨)性質有無變化」,大會發言人吉炳軒的回答是:「吸收新的社會階層中優秀分子入黨,不會改變我們黨的性質……而且會進一步在全社會增強我們黨的影響力和凝聚力」。也就是說,在高度抽象、籠統的「三個代表」說法之下,改革開放之後出現的私營企業主群體被視作「新的社會階層之一」,與當年成為革命對象的資本家區別開來。同樣,他們掌握和運用的資本也具有了新的屬性,成為推動國家經濟發展的一種生產要素。
在「十六大」的政治報告中,江澤民強調私營企業主等社會階層「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一切合法的勞動收入和非勞動收入,都應該得到保護」;「確立勞動、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原則」,都已超出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傳統框架。這次大會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被寫入了黨章總綱的第一段。

「習近平思想體系」更重要
十五年又過去了,今天中國的內外環境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中國的社會結構也有了很大的變化,新舊社會矛盾更是大不同於以往。如何構建既符合當前又開拓未來的「習近平思想體系」,正是今年「十九大」最重要的議程,比新的人事布局要緊得多。
和十五年前江澤民一樣,也是在中央黨校面對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習近平七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作了為「十九大」定調的「重要講話」。他強調「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要提出「具有全域性、戰略性、前瞻性的行動綱領」,「時代是思想之母,實踐是理論之源─(要)在理論上不斷拓展新視野、作出新概括」。
如此,習近平思想體系已呼之欲出,可見他志不在小。「十九大」真是場重頭戲。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