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化交融的跨文化創作:譚盾三部新作品的時代意義 (周凡夫)

今日國際樂壇上具有大師聲望與地位的譚盾,早年從指揮自己作品開始,到九十年代初,因越來越多中國作曲家走向世界樂壇,亦指揮中國作曲家的作品,慢慢更多國際性樂團認可他的指揮能力,在他指揮的節目單上,便有越來越多西方古今經典作品。但更重要的是,譚盾自言作曲指揮雙向發展的馬勒和伯恩斯坦是他的偶像,看來他過去二十多年來在作曲、指揮這兩個範疇不斷努力的成果,一如馬勒及伯恩斯坦,藉着指揮演出,得以對現代交響樂團的性能掌握得更為得心應手,從而讓他在管弦樂曲創作上越來越隨心所欲,由此亦得以在作曲上結出豐盛的碩果。

三部作品各有不同背景
二○一六年的十月,一個多星期內先後在廣州、北京、天津和上海聽了四場由譚盾指揮的音樂會,每場音樂會都有他的作品,而且都獲得觀眾熱烈的歡迎,這在現代新作品來說,確是少見的異數。在這四場音樂會中演奏的三首譚盾作品,包括他攜手廣州交響樂團先後在穗、京、津演出的《風與鳥的密語》,和京劇青衣與鋼琴的交響詩《霸王別姬》,以及最後他和德國呂貝克國際合唱學院合唱團(Internationale Chorakademie Lübeck)在上海作中國首演的《馬太受難曲》。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資深樂評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