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型肝炎 (楊日華)

  近日波友肥仔東尼帶了一位自小相識的老友林先生來看病,他得的是乙型肝炎。這個病在香港及中國都十分普遍,患者大概佔人口的百分之八。香港在八十年代後期開始為所有新生嬰兒注射疫苗,所以現在的九十後已很少感染乙型肝炎。很多人知道自己是帶菌者但沒有看醫生及做定期檢查,原因是以前乙型肝炎根本沒有藥物治療,所以廿年前發現自己有乙型肝炎的病人很多都懶得看醫生,當年「冇藥醫」的概念根深柢固。

  用帶菌者這個名詞可能不是最適合,因為乙型肝炎是由病毒引起的,所以醫治比較困難。乙肝病毒是經血液傳染,最常見的途徑是嬰兒出生時受帶菌的母親傳染。所以如果媽媽是帶菌者,子女有很大機會受到感染,以致有些人誤以為乙型肝炎是遺傳病,其實只不過是母體感染。由嬰兒到二三十歲期間乙肝病毒在人體內大量繁殖,紮根於肝細胞內,所以很難根治。一般在三四十歲左右才開始發病,這時肝酵素開始上升,肝臟受到破壞。可是在這個階段通常仍是沒有病癥的,如果沒有定期驗血也不會知道肝臟已經受損,如是者經過長期損壞便引致肝硬化或肝癌。

  近年乙型肝炎藥物治療的發展一日千里。早於九十年代初期已出現了干擾素針劑治療,由於需要打針及頻密複診,所以並不普及。隨後推出了多種口服藥,由於療效顯著、副作用少,便更徹底地改變了乙型肝炎的治療,甚至出現了濫用的情況。其實對於某些病人干擾素仍然是十分合適的,因此一定要向專科醫生查詢。

  話說林先生多年來都是乙肝帶菌者,間中有驗血及做超聲波檢查。近三四年來他的肝酵素都高出正常少許,超聲波報告的結論是脂肪肝,所以他的醫生跟他說現時無須治療。如果年輕的乙型肝炎患者肝酵素不超出正常的兩倍是無須醫冶的,但年過四十便要考慮治療,如果有肝硬化的話即使肝酵素正常也可以治療。同時有乙型肝炎及脂肪肝的話,可能需要抽肝組織來決定治療方案。

  林先生四十來歲,身形保持得極好,雖說不肥胖的人也可以有脂肪肝,但始終不及超重人士普遍。一般的超聲波報告通常都模棱兩可,要留待臨牀分析判斷,像林先生的超聲波檢查一口咬定是脂肪肝算是少見。當下即為他再做一次,一看即倒抽一口涼氣,肝臟的轉變明顯是肝硬化而非脂肪肝,脾臟也大了(肝硬化的現象) 。再仔細看看他帶來的一疊報告,血小板指數也低於正常(也是肝硬化的現象),因此已經可以確診為肝硬化。接着再做血液HBVDNA的檢查,結果呈陽性,即是他的肝硬化仍然活躍,隨即給他藥物治療。以前醫學界認為肝硬化是不可能逆轉的,只希望不再惡化下去。可是近來研究發現乙型肝炎肝硬化患者在服藥後,肝硬化的程度很多都獲得改善,個別例子甚至可以完全治癒肝硬化。所以唯有希望東尼的好友服藥後可以脫離肝硬化的行列。

  醫生醫病除了要不斷緊追新藥及新研究數據之外,也要靠經驗,看多了便可以很快從臨牀檢查及各種化驗報告中得出結論。超聲波分辨脂肪肝和肝硬化就要靠經驗。在醫學院時有同學問一位皮膚科教授他是如何診斷各式各樣的皮膚病,他說:「我和它們是朋友呀,一望便認出來。」當時只覺得他很自負。近來看了吳冠中先生的畫展,他早期的畫風頗為寫實,後期愈來愈抽象。晚年的那幅飛燕,全幅畫不見一隻燕子,只看見黑色的點與線,當時看得一頭霧水。年初到彬縣看開元寺塔,那時已近黃昏,漫天都是飛燕。拍了很多照片後,天色已晚、視野模糊,離開前抬頭一望,飛燕還在卻已完全看不到燕子的形態,只剩下漫天的點與線。當下如遭雷殛、震撼無言,只能怔怔地盯着吳老的飛燕。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