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與五四 (潘耀明)

拜讀了余英時先生的長文《〈民主評論〉新儒家的精神取向──從牟宗三的「現世關懷」談起》①,很受啟迪。

究其實,余先生文章不僅僅是對牟宗三等人主持的《民主評論》(徐復觀創辦)所揭示新儒家精神的解讀,文章還以較大篇幅地綜述《自由中國》與《民主評論》辦刊旨趣的迥異,和其本質──即「現世關懷」相一致,作了饒有意義的探討。

由於兩刊的文化觀點的不同,「《自由中國》『要向全國國民宣傳自由民主的真實價值,並且要督促政府……努力建立自由民主的社會。』但在實踐中,其主要撰稿人(以殷海光為首)則強調以儒學為中心的中國傳統文化是兩千年君主專制的護身符,因此必須首先予以摧毀。另一方面,《民主評論》則嚴厲譴責以胡適為領袖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從『打倒孔家店』,走向全面否定傳統文化,最後『以懷疑的虛無主義告終』,以致連他們所提倡的『民主』和『科學』,也全部落空了。」②

《自由中國》強調「打倒孔家店」,追求西方自由民主的主張,與國民黨「繼承道統」的「尊孔」,背道而馳。

因為《自由中國》同人知道:「從字面上說,國民黨『尊重孔子』是無懈可擊的,但按之實際,無論是『孔孟學會』或『繼承道統』都明明是為政治服務的,只能說是『孔家店』再一次開張。」③

換言之,國民黨所以「尊孔」,不過是希望藉此鞏固蔣家天下的統治地位。

《自由中國》的「反孔」和提倡西方民主,是亟望國民黨吐舊納新、破除專制,走民主自由道路,大有犯顏直諫之嫌,因此而激怒了當政者,最終被勒令停刊、雷震等人被投入黑獄。

余先生用不少文字為胡適的思想主張解畫,認為胡適等人之「反孔」,不過是針對國民黨的保守和專制,究其實,胡適的言論並不一概地否定傳統文化。胡適在不少文章和講話中指出,中國文化裏的自由傳統,如「有教無類」、「民為貴,君為輕」等等,都有民主的成分,孔子的「為仁由己」,則兼具自由意識。④

五四運動另一位主將陳獨秀曾一語道破地表示:「每一封建王朝,都把孔子當作神聖供奉,信奉孔子是假,維護統治是真。……五四運動之時,我們提出『打倒孔家店』,就是這個道理。但在學術上,孔、孟言論,有值得研究之處,如民貴君輕之說,有教無類之說,都值得探討。」⑤

由上述所知,陳獨秀等人之要「打倒孔家店」,緣於儒家為統治者所利用,已淪為歷代王朝的工具。

所以余先生說:「可知『打倒孔家店』和攻訐孔子思想完全是兩回事。」「《自由中國》派中人對於中國文化和儒家的強烈反感毋寧是針對國民黨以『孔家店』緣飾專制而來,考之殷海光、張佛泉、戴杜衡諸人,無不如此。」⑥

我想,對於五四新文化運動,也可作如是觀。五四運動幾員大將,包括胡適、陳獨秀等,在骨子裏對中國傳統文化並沒有全盤否定,他們之「反孔」,只是反對借「尊孔」以達到專制的封建統治而已。

余先生在這篇文章廓清了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實質意義,與此同時,也指出中國傳統文化思想中關於自由民主意識與西方現代普世價值相通的地方,令人獲益匪淺!

 

注:
①②③④⑥余英時:《〈民主評論〉新儒家的精神取向── 從牟宗三的「現世關懷」談起》,本刊二○一六年三月號
⑤陳獨秀:《孔子與中國》,《東方雜誌》,一九三七年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