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觀察:對外對內都求穩 (曹景行)

整個三月上半個月都在北京,為幾家媒體採訪報道人大、政協「兩會」。與往年相比,今年北京還是有些變化。天氣暖和,沒遇上一點雨雪,春天好像來得特別早,我們這些清晨就要去人民大會堂外排隊的記者感覺真不錯。中南海紅牆外的玉蘭花已經早早綻放,街頭的空氣也比以往「兩會」期間好許多,差不多每天都是可愛的藍天白雲,從長安街東頭可以直看西山夕陽。還有,街上多了許多橙色、黃色的共用單車,年輕人騎得虎虎生風。
只是「兩會」的節奏還是一切如常,幾乎感覺不到任何改變,包括人民大會堂底層大廳裏供應茶水的舊式熱水瓶─雖然服務員女孩悄悄告訴我是新近更換的。就連飯店旁邊報攤女主人問我的問題也同去年完全一樣:「今年開『兩會』能開放戶口嗎?」我只能同去年一樣回以苦笑。他們來自外地,女兒在北京快小學畢業了,升不了中學就只能回老家縣城就讀。如果要去省會城市進好一點的學校,先要買房子才能落戶,他們拿不出這筆錢。
不變顯然是為了求穩。尤其是再過七、八個月中共就要舉行「十九大」,涉及到人事更迭,幾乎所有相關事情都變得高度的政治敏感,幾乎所有相關問題都帶上了微妙的政治懸念。「十九大」被定為今年頭等大事,「兩會」當中雖然沒有聽到多少人發表看法,但在微信和朋友間餐桌旁閒聊中早就成為熱門話題,連北京計程車老司機都可能告訴你他剛剛獲知的下屆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單。
眾說紛紜中只有一點非常明確,今年「兩會」的基調就是突出「以習近平為核心」。正如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一開頭就強調:「(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正式明確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體現了黨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對保證黨和國家興旺發達、長治久安,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官方媒體關於「兩會」的報道「口徑」,也更加突出習近平的活動和言論,為「十九大」做鋪墊。

求穩之策會否被打亂?
實際上,今年中國開局並不差,首先是經濟局面明顯有所好轉。李克強說「經濟運行緩中趨穩、穩中向好」,而鋼煤價格大幅回升和火車站、飛機場人頭湧湧,比統計局的數字更能說明經濟走勢。去年內外分析家的種種擔憂,年尾並沒有成為事實。經過當局的強烈整頓,中國的互聯網和金融亂局明顯得到糾正,人民幣也重新站穩腳跟未被擊垮。只有大城市房價和地方政府債務不斷上升仍然令當局無計可施,但國家財政赤字仍然能夠控制在GDP的百分之三左右,留有餘地。
一手用體制改革釋放社會經濟動力,一手把龐大資金投入基本建設和技術提升,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今年保持百分之六點五應該不成問題,當可繼續領先世界各國。從鄧小平以來的中共各代領導層,都把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作為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基礎。今年「兩會」開場時的經濟氣氛明顯好於去年,無疑會讓習近平和他的班子鬆一口氣,面對和解決各種問題時應該也更加有底氣。
但今年「兩會」沒提出什麼新的目標、套路和口號,大致上要求各部門和各地政府循照已經定下的方向和政策繼續用力,繼續對付經濟發展中的大小難題,繼續「三去一降一補」(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和國企改革,繼續想辦法緩解老百姓的不滿,重點關注醫療、教育、住房等民生大事。「兩會」代表、委員的議案、提案和討論發言以及數以千計新舊媒體記者每天的海量報道,也多集中在這些實際事務上面。
問題是,北京決策者的求穩之策會不會被國外變局打亂?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認為去年中國「面臨國內外諸多矛盾疊加,風險隱患交匯的嚴峻挑戰」,今年「要做好應對更加複雜嚴峻局面的充分準備」。為什麼會更加複雜嚴峻?李克強沒有進一步說明,應該指國際上「黑天鵝」頻飛,尤其是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可能大幅改變內外重大政策,給中國外部環境和世界政經局勢可能帶來嚴重挑戰。

特朗普的不確定性
然而就在北京「兩會」期間,中美關係出現了一些重要的新徵兆。三月十四日,人大會議倒數第二天,美國方面主動向外透露,稱總統特朗普將於四月六日和七日在他位於佛羅里達的私人莊園接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第二天在李克強的記者會上,第一個提問的美國CNN記者就單刀直入問及習近平下月可能訪美之事;按慣例,哪些記者有機會提問,主辦方事前都有周密的安排。李克強的回答是兩國外交部門正在為此溝通,並表示對中美關係的未來「持樂觀態度」。
中美關係是好是壞事關重大,但不是中國和習近平單方面做得了主的,今天更是得取決於特朗普的心思和行動。去年他競選中及候任期間關於中國的言論,幾乎令所有人都擔心他上任後會使中美關係大倒退、大動盪。尤其是他揚言要改變「一個中國」政策,勢必會動搖中美關係根基,甚至可能導致中美之間和台海兩岸的直接衝突。
而在中國也出現一群「民粹主義」煽動者,發表大量極端民族主義言論,不着邊際地自我膨脹,動不動就來個「中國是最大贏家」,對外頻頻談論用戰爭和武力解決紛爭,對內給持異議知識分子亂扣「漢奸」帽子,有二十一世紀「新義和團」之名。最令人擔心的,是他們用誇張煽情的標題和言辭經常能博得數以「十萬+」的網上點擊和廣泛轉發,在年輕人中已經形成一種不可低估的「反智」輿論潮流。
好在北京高層並沒有明顯受其左右,沒有改變中國和平發展的大方向。習近平通過不同途徑與特朗普方面加強溝通,頗見成效。如果四月上旬特朗普同習近平的會晤安排順利,意義非同尋常。首先,這是歷屆美國總統上任後在最短時間內就同中國元首實現雙邊會晤,反映出美國方面的緊迫感。金正男被暗殺後朝鮮半島局勢迅速惡化,應該是特朗普急於同習近平面對面商討的一個主要原因,未來中美關係走向對兩國也都至關重要。
特朗普上任後的種種決策,顯示出他要兌現選舉承諾的強烈願望,但就是在對華政策方面至今沒有大動作,給人舉棋不定的感覺。或許他對中國的看法有所調整,或許他發覺當今世界危機四伏,美國更需要同中國合作。他把同習近平的會面放在普京之前,應該出於他對中美關係和美俄關係的重新評估,似有很大調整。
中國方面基於「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因外界風浪驟起而自亂陣腳,中南海的「戰略定力」難能可貴。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最後談及中國對外政策時,接連用了三個「和平」,最後更呼籲世界各國一起「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同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相比,今天中美雙方的實力差距已大為縮小,中國的籌碼多了許多,國際影響力也大增。但中國要發展,就仍然需要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並成為推動世界和平發展的越來越重要穩定因素。再過半年多,且看中共「十九大」如何為此定調。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