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不同價值觀之爭:談兩司選特首(湯家驊)

眼睜睜的不但看着港獨思潮冒起,更得到民主派「同情護航」,勢不可擋,相信不少香港人早已咬着牙齦,認定準備要多忍受五年「狼英之治」。誰知平地一聲雷,梁振英竟然以「家庭理由」宣布棄選。轉瞬間,特區未來五年之命運頓時變得豁然開朗,更有海闊天空、變幻無窮之感。隨着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辭職,今年三月之特首選舉形勢可說是大局已定。目前四位準候選人中,最令人矚目的,當然是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這場林曾之爭,背後究竟代表着什麼?

兩種相當不同的性格
林曾兩人年紀相約,仕途相近,但背景卻截然不同。曾俊華於一九六五年只得十三歲之齡便離鄉別井,舉家移民到美國接受美國教育,亦在哈佛大學攻讀行政碩士學位時認識他的「貴人」、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曾俊華最終於在一九八二年回流返港,加入香港政府公務員行列,從此平步青雲。
假如曾俊華是「番書仔」,那麼林鄭月娥可算是不折不扣的「本土派」。她是香港土生土長、本土教育體系下的高水準產品。她自一九八二年於香港大學取得學位後便加入香港政府,成為政務主任,往後扶搖直上。
兩種背景培育出來的,似乎是兩種相當不同的性格。事實亦如是。曾俊華為人輕鬆幽默,帶有西方從政者之風範。他二○一三年陪同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的諮詢會時,被示威者的雞蛋擲中。不知道是否深為美國總統喬治.布殊擲鞋事件所影響,他爆出了一句「醫生叫我不要吃太多蛋」的妙語,可說是與喬治.布殊那句「這是十號鞋」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林鄭月娥的性格可說是大相逕庭。她不僅不苟言笑,更是典型的金牛座的性格強人,是一位沉穩實幹的努力工作者。以西方政壇的術語,她應算是「沒廢話」(no non-sense) 的目標工作者。意思是少講廢話、多做實事,眼中只有盡快以最完美方法達標的人。簡單而言,曾俊華以性格討好,林鄭月娥則以能力服眾。
看着兩人的背景,不難理解在政治上,曾俊華是比較手段圓滑、討人歡心;而林鄭月娥卻是一個務實可靠、目標堅定的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在今天特區的特殊政治環境下,確是互有長短。便是這點,相信大家已可看到為何曾俊華較易為民主派所接受,而林鄭月娥則更為中央政府所器重。但是單看背景、性格及政治手段便足夠為我們決定誰是香港人應該比較心儀之特首嗎?當然不是!最重要的,還是他們代表着怎樣的治港理念。

只熟悉曾俊華的理財理念
曾俊華是念建築的,相信他是到了八十年初才改變初衷,希望回港加入政府工作,從而自費入讀哈佛大學,修讀公共行政碩士學位。也是這個決定,令他認識了曾蔭權。細看他的仕途,除了一九九五年曾任港督彭定康私人秘書及於二○○一至○三年曾處理土地及房屋政策外,他的工作均多與經濟有關。到了二○○七年,他得到曾蔭權極力推薦,搖身一變,由特首辦主任升為財政司司長,一做便是近十年。
當了這麼長時間的財政司司長,他可有更高的政治目標,想過要當特首呢?二○一一年的時候,恐怕第四任特首將只會是唐英年與梁振英之爭,我曾找過曾俊華,意圖說服他考慮出選行政長官。為何找他?因為他性格比較接近民主派;而身為財政司司長,他掌控着特區之龐大公共資源,他若有更高理想的話,儘可大展拳腳,爭取民意支持,繼而角逐特首寶座,為香港人幹一番轟天動地的事業。但跟他談了超過一句鐘,他只是淡淡的笑,沒有任何表示。最終結果如何,事實早已告訴了大家。
這也是為何當我首次聽到曾俊華有意角逐特首時感到少許詫異。他一向給我的感覺是很擅長自我保護。翻查紀錄,過去十多年,個人訪問竟然是少之又少。在特區過去眾多爭議中,除了在理財方面極之保守,竟發覺沒有人知道他的立場為何?沒有人知道他的治港理念、政治理想是什麼?他要選特首,究竟是他的意思,還是背後有人想推他上位?
事實是,曾俊華最令人熟悉的,是他的理財理念。眾所周知,他的理財理念是相當保守的,這是否代表他的治港理念也是相當保守?在曾蔭權年代,他正好配合曾特首的無為之治。差不多每年,也以特區未來人口老化、「結構性財赤」為藉口,不願意做得更多。有民怨時,便派一些「糖」;社會安穩時,便輕輕帶過。這種經濟政策自然深得特區大商賈之讚賞,但不要忘記,也是這段時間令特區往後這麼多年,無論在房屋建設、經濟發展方面,也有大大落後於形勢之感。
到了梁振英年代,曾俊華應梁特首要求索性把《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案》的諮詢合而為一,曾俊華竟然毫無異議。在諮詢過程中,他樂得坐在梁振英身旁一言不發,任由梁振英主持大局,直至他辭職為止。這便是曾俊華當財政司司長九年來的政績;實在令人難以明白為何民主派今天高調唱好他。

林鄭月娥目標只有做好工作
相對而言,林鄭月娥的實幹性格也可從她的仕途略見一二。她與曾俊華一樣,也曾任香港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處長。她沒有當過財政司司長,但曾出任回歸前的副庫務司及回歸後的庫務局副局長,可以說對財政預算案的工作也至少有四五年的經驗。到了二○○○年,她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及後出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她在規劃房屋政策上打過很多仗,也樹立了不少敵人;但她的主要工作始終是社會福利和扶貧。如果說曾俊華長於處理宏觀經濟規劃的話,那麼林鄭月娥可算是長於實質民生工作。
我二○一二年當選第三任立法會議員,隨即接任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副主席一職。直至我於二○一五年辭任立法會議席,我連續三年有機會每星期與林鄭月娥司長就立法會工作事務見面開會。她予我的印象與曾俊華相當不同。曾俊華可以把酒言歡,但林鄭月娥卻是多一句客套閒話也沒有。她的目標似乎永遠只有一個:盡量把眼前的工作做得最好。難怪她於宣布辭職那天面對着二百多名高級公務員,激動地說:「如果我因工作而令各位感到不舒服、不開心,我謹此道歉!」這句話令我發覺到她也有感性的一面,只是極少流露罷了。
但在我眼中,她連日最少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她曾說過她希望「延續梁振英的治港理念」;第二,她處理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上缺乏政治觸角。從選舉而言,這兩事均屬災難性問題。首先、認識她多年,我不相信她是那種與梁振英性格相近、好勇鬥狠、用人唯親的人。每次立法會出現拉布或重大爭拗時,她也會盡力尋找化解方法,如與學生代表於佔中時對話、因要做好工作而「得罪」下屬等便是實例。我相信她想說的,是延續梁振英政府有利於社會的民生政策,她只是表達欠佳罷了;但假如她真的想延續梁振英那種撕裂社會的政治對立文化的話,她的下場必然與梁振英無異。
至於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她只是代表特區政府簽了一份無實質約束力的意向書。西九管理局的諮詢文件中,也有第七條無任何方向性限制的問題,為何事情會弄到這般田地?這是缺乏政治觸角和善後處理問題,是有待改善的。
說了這麼多,究竟我們應該怎樣評估兩位司長有沒有足夠能力和素質以勝任一位可令香港人感到自豪的特首?我認為那要看你喜歡一位怎樣的特首。假若你要一位能令你感到輕鬆開懷,但不用期望他可有什麼建樹的人,那麼那人可以是曾俊華。但如果你希望特區未來五年有所作為,重奪亞洲小龍頭,改善貧富懸殊,令社會公義更得彰顯,那麼你可能應該選擇林鄭月娥。事實是,兩位代表着兩套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和治港理念。但願我們的選舉委員會成員有足夠的理性和智慧,懂得怎樣為全香港七百多萬無票在手的人作出一個有利特區整體利益的抉擇。

(作者為「民主思路」召集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