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文學與人:活自己的命(下)(池田大作、王蒙)

池田名譽會長:《紅樓夢》裏年輕的林黛玉有才有貌又富貴,心卻歎息不已:背井離鄉,沒有父母兄弟,孤零零一人,又動不動得病。雖然有被喻為「金蘭之契」的朋友薛寶釵,但她也歎息不離心。
另一方面,林黛玉寄身的名門賈家陷入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互相憎惡、你爭我奪的悲慘而衰敗。
雖然時代狀況不同,但只要人被糾紛、憎惡、欲望等心的暗黑所束縛,就得不到真正的自由,不可能走確切的幸福之路。
孔子在《論語》中明確地說「修己以安人」。《大學》的「皆以修身為本」,《老子》的「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近思錄》的「立己」,魯迅先生強調「必須先改造了自己,再改造社會,改造世界」。可以說,凝視自己,駕馭自己,形成自己,在中國思想中常常被當作最大的課題。

王蒙先生:池田先生講的《法華經》的十界之說非常明快,一般人也非常容易懂。此說使我們反省自身的精神狀態,檢視精神弱點,發揮自己所具有的最大力量,擺脫地獄、餓鬼、畜牲的狀態,達到緣覺、菩薩、佛界。有了這樣的自覺,人生的苦難與愚蠢不就少了嗎?
我曾不止一次地面對親友的精神疾患發作,那時我想到佛教的「悲」的概念。不止一處,我見過名為「大悲」的佛寺。
「大悲」,我認為是巨大的慈悲與同情。要從高的境界,從光明之處,注視芸芸眾生的苦難,注視盲目的、該承擔的事情完不成的煩惱,以慈悲與同情的心、大慈大悲的心救助受苦受難的眾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二○一三年,池田大作和王蒙先生通過書信對談,主題為「贈給未來的人生哲學—凝視文學與人」。本文為第十二回下半部。)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