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尋找的必尋見 --馬太福音7:7 (張香華)

儘管中學時候上過地理課,瀏覽過世界地圖,但對於出生在香港,一生絕大部分時間生活在台灣的我來說,對於世界各國的分布,印象仍是十分模糊。原因是台灣直到一九七九年才開放觀光,而之前住在島上的人民,除了留學、洽公之外,一般人民是很難有機會離開這個島嶼,到外面的世界去觀摩或遊覽的。而一九七九年時候的我,早已錯過了出國留學深造的列車,我也無公可洽,觀光開放對我的意義,就剩下開國際會議或旅遊了。
觀光開放的初期,台灣旅行社的業務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上軌道。所以,出一次國所有的手續我都一馬當先,自己去洽辦。那就是首先要向服務工作單位申請獲准,再跑外交部辦護照、出國手續……要跑航空公司訂機票……,還有一項很重要,就是要申請旅遊目的地所在國的入境許可(台灣偏偏沒有幾個邦交國,所以申請起來特別費周章)。期間,可能還要出示在台的經濟狀況證明,如銀行存摺、名下的不動資產,或公司行號證明等等,手續非常繁瑣。這時,我才意識到國與國之間的邊界會製造出這麼多麻煩。
這時我已經比較瞭然於心疆域的意義,可是,我迷糊的天性仍讓我出一些丟三落四的紕漏。有一次,我拎了行李,跑到台灣的國際機場,在航空公司櫃台前,拿出機票辦手續,只見那一位空服小姐把我的證件翻來翻去,翻了半天,然後疑惑地看着我:「妳的美國簽證呢?」我頓時覺得五雷轟頂,站在那裏不知所措。這才想起了我上一次赴美的簽證早已過期,而之前我卻毫無所察。在歐洲,一九九五年使用申根簽證之前,坐一趟火車,從東出發要往西行,例如從土耳其伊斯坦堡要到巴黎,中間計劃在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匈牙利布達佩斯、奧地利維也納、德國慕尼黑,最後抵達法國巴黎,那就得沿途簽證,還要安排到達某一國的日期與離境的日期,一路要計算出時間點,真是繁瑣的不得了。所幸,台灣的旅行業很快發展成熟,可以替旅客從事這麼繁複的手續申請,也逐漸減少了我個人的麻煩,反而助長了我旅遊的興趣,特別是我喜歡和不同國家的文化人交往,所以手續繁瑣,又有旅行業周到的服務,我更是很快培養出旅行的熱烈興趣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台灣著名詩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