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能讓金正恩放棄核武? (丁 果)

美國和朝鮮圍繞着核危機繼續角力,平壤在一片「喊打」聲中不斷刷新核子試驗的規模和程度,從原子彈到氫彈,從中程到遠程,從日本、關島到美國西岸,讓國際媒體每天都有頭條報道。同樣,美國也每天針對平壤發話,從特朗普總統到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從國務卿蒂勒森到國防部長馬蒂斯,幾乎隔三差五就跟朝鮮政治強人金正恩喊話,這也成為國際媒體關注的焦點。
顯然,喊話在這一波的朝鮮糾紛中屬於政治和外交的務虛,不斷的試驗和不斷的制裁是務實。在朝鮮發射氫彈成功之後,美國在聯合國提出了全新的經濟制裁方案。草案是嚴酷的,那就是要「困死」平壤,但經過中俄等國的內部交涉後,制裁案縮了水,但卻在「九.一一」紀念日當天,獲得安理會十五個國家的一致投票通過,從國際角度來看,金正恩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家寡人」,但朝鮮人民還是將他崇敬為「獨膽英雄」,這就是世界與朝鮮的認知差距。
根據這個新制裁案,外部世界(主要是中國)將減少對平壤石油供應的百分之三十,石油精煉品上限為二百萬桶,目的是抽掉「朝鮮推進核開發的血液」,制裁案並禁止朝鮮出口紡織品,終結朝鮮與海外合作搞公司,打擊朝鮮的走私活動。如果將之前的制裁加上,新決議將中斷朝鮮百分之九十的出口,針對一個國家採取這樣強度的制裁措施,也是罕見的。
面對聯合國新的制裁,朝鮮駐日內瓦聯合國大使韓泰松「照本」威脅,謂美國挑起政治、經濟和軍事對峙,他指,朝鮮核武已進入完成階段,會採取措施,令美國遭受史無前例的最大痛苦。美國大使黑莉則反擊,稱美國沒有尋求與朝鮮的戰爭,但朝鮮卻一意孤行,採取了一條與國際社會共識背道而馳的路向。這種口水戰難道變成了一種永無結束的循環往復?

戰爭會打起來嗎?
在這波角力中,有一個老問題浮出水面,朝鮮核危機到底是以戰爭來結束,還是以制裁來找到出路?美國雖然費勁心機提出了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制裁,但朝鮮還是能夠按計劃發展核武,如今更加快了升級的速度。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在外部強力的制裁下,朝鮮的國民經濟成長率竟然達到了百分之四的增長率,這讓特朗普十分沮喪,以至於這個被稱為「特郎普政權最大外交勝利」的新制裁案出爐後,他沒有興奮,反而推出了「制裁案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喪氣話。在他看來,只要中國不下定決心「困死」平壤,那麼,金正恩總可以找到各種「非法途徑」,得到他想得到的資源,運出他想賣出的東西。甚至在聯合國制裁決議案表決前的最後一秒,美國因為中俄的壓力而放棄了兩條致命條款:凍結朝鮮進口所有燃油,凍結金正恩本人在海外的所有資產。因為中俄認為,這些路堵住了,將逼金正恩「狗急跳牆」、鋌而走險。
很清楚,美國不斷加大制裁就是為了避免戰爭。對此,黑莉大使講得很清楚:美國推動制裁就顯示華盛頓不尋求武力解決危機,而是要剝奪平壤發展核武的能力。如此表述,已經讓不斷威嚇要軍事解決問題的特朗普臉上掛不住。而與特朗普一向不合的參議員麥凱恩也不再喊打,而是警告朝鮮好鬥會滅亡,他呼籲美國向韓國提供導彈防禦系統,強化美日韓三國關係,並與中國合作,約束金正恩和他開發核武的努力。
這些信息表明,美國已經暫時放下用軍事手段迅速解決朝鮮核危機的嘗試。這顯然有三個原因:一是中俄兩大國的強力阻止,美國無意也無法面對把世界大國都捲入其中的世界大戰威脅;二是金正恩冒險加快核試驗,已經讓平壤具備了承受美國第一波打擊並可以進行核回擊的能力,這就讓美國難以輕舉妄動;三是韓國強力反對美國對平壤動武,美國也左右為難。
我們可以這樣說,金正恩的連續核試,而且是成功的核試,確實有效延誤了美國軍事打擊平壤的最佳時間點。在目前的階段,一種吊詭的形勢已經形成:金正恩越試驗,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就越低。但這並不是說,金正恩已經如願所償,可以像當年的印度、巴基斯坦那樣,堂而皇之地進入世界核武大國的俱樂部。相反,金正恩的瘋狂「核試」,給世界帶來重大的威脅,不但讓美日和西方國家鐵了心要卸下他的核裝備,也讓中俄鐵了心,必須要實現半島無核化。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美國和中俄找到了用聯合國制裁的「合法手段」來釜底抽薪,讓朝鮮失去繼續核試和維護核子武器的能力。
制裁有沒有用?對此現在並沒有答案,但制裁肯定比戰爭好,這一點可以肯定。 

中國的「壓力山大」
金正恩不顧各方警告繼續高調核試,這不但是打華盛頓的臉,也是打北京的臉。習近平不喜歡金正恩,是全球皆知的事情,但中國是否可以影響朝鮮的行為模式,至今還是兩種意見。事實上,北京提出的「雙暫停」(美韓日暫時停止常規性軍演,平壤暫時停止核試驗),兩邊都當耳邊風;北京提出重啟六方會談,兩邊也沒有回應。如今,美國暫時放棄戰爭解決的方法,專注在推動經濟制裁上,北京也沒有理由響應。
問題是,制裁到底要走到哪個程度?北京和美國是有不同答案的。對美國來說,就是要像當年中國內戰時共軍圍困長春那樣,把朝鮮「困死」,逼金正恩投降就範。但北京難以做到那麼狠,原因並非是北京對金正恩有惻隱之心,不願逼死他,而是北京有兩個擔心:一是擔心把金正恩逼急了,他破罐破摔而發動戰爭,把中國捲進去;二是擔心制裁到了臨界點,朝鮮因為發生饑荒引動難民潮,百萬朝鮮民眾湧進中國東北,中國也承受不起。因此,北京再同意參與制裁,仍然要求給朝鮮一線生機,或者給朝鮮禁運「放點水」,讓平壤可以撐下去。這一點,特朗普並非沒有看到,因此也要對北京施加重大壓力,包括拉開貿易戰的威脅。
北京的方針越來越清晰,在防止金正恩走到「魚死網破」的基礎上,配合美國加大對平壤的制裁,同時通過暗箱作業為金正恩與美國就暫停核試驗乃至廢核進行談判鋪好道路。北京清楚知道,如果制裁案起不了作用,朝鮮半島就會出現兩種後果:一是發生戰爭;一是美國開始在韓國部署戰術核武器,並對日本試驗核武打開方便之門。如此一來,核軍備競賽將在東亞東南亞擴散,這對中國也是巨大威脅。
於是,如何讓制裁成功,是中國面臨的巨大挑戰。一如我們之前所說,朝鮮半島是否發生戰爭的鑰匙掌握在中國手中,同樣,聯合國愈發嚴厲地對朝鮮實施經濟制裁的成功鑰匙,也掌握在中國手中。令人覺得意味深長的是,被特朗普趕出白宮的原首席戰略顧問、保守派的班農在香港進行內部演講時披露,習近平是特朗普最為尊敬的世界領袖,他相信習普兩大巨頭會找到最終解決朝鮮問題的辦法。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