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勉不懈「守夜人」 (金聖華)

正月裏,一連收到了兩包郵件。在如今「言而無信」的年代,平時收到的多是賬單、廣告、銀行信件,朋友之間只有短訊來去,不見鴻雁往返,於是,這兩份來自高雄的郵件,宛然奪目,何況信封上填寫寄件人和收件人處的字體端端正正,一絲不苟,更顯得特別珍貴。一包是余光中教授寄來的新書,那熟悉的字體,蒼勁有力;另一包則字體娟秀,寄件人是「范我存」。
余光中夫人寄來的是一套桌墊,大紅的牡丹,配上鮮艷的翠葉,盡顯喜氣,是新春期間最好的擺設。去年底為祝賀師母八五高壽赴台造訪余府時,偶爾看到府中擺放的紅色椅墊,隨口稱讚了一句,誰知道師母就牢記在心,一日上街,見到花色相似的精品即買下寄來。余先生的那本《守夜人》則是他去年不慎摔跤後,在養傷期間仍勉力校閱完成的新書。兩個郵包,看來是兩老一前一後各自張羅的,從買到寄,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力氣!桌墊擺上了,新書要用心細賞,兩個信封,也會好好的收藏。
余先生這本《守夜人》是獨一無二的傑構,有異於一般詩選,內容包括詩人的自選集,以及各首詩的自譯,因此全書是以中英對照的方式刊印的。精通中英雙語的作家,自撰自譯,按理說,應該駕輕就熟,事半功倍。有誰比作者更了解自己全神寫作時的用心所在?有誰比詩人更擅長自己潛心吟誦時的造句遣詞?因此,作家詩人自譯,應比他人操觚更勝一籌。然而事實又是否如此?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著名翻譯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