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人間四月天」:祖父徐志摩與祖母張幼儀--專訪徐志摩嫡孫徐善曾博士 (陳志明)

四月的北京,春柳吐絲,燕子呢喃在淺藍的天空。「雪化後那片鵝黃」,「新鮮初放芽的綠」,都在人們眼前次第展現,那「一樹一樹的花」,姹紫嫣紅,也開得正好。
今年是現代浪漫主義詩人、新月派代表人物徐志摩的一百二十周年誕辰。應內地文化界之邀,徐志摩嫡孫、耶魯大學工程學博士徐善曾返回家鄉,拜祭祖父。他先後在香港、成都、北京、杭州、海寧、上海等地,行程滿滿地展開為期十天的「祭祖尋蹤」之旅。
十一日上午,在《人民日報》的環球人物演播大廳,《明報月刊》記者對徐善曾博士進行了一次面對面專訪。眼前的徐博士,風神灑落,有着書香世家特有的溫文爾雅,一言一行,均令人想見當年的乃祖之風。香港是徐博士的文化之旅第一站。當徐博士年少時,曾隨同祖母張幼儀居停是間,之後時有寓留。香港,誠然是徐博士的「第二故鄉」。兼之本刊係香港媒體,此次專訪的話題,自然也是先從香港談起。

徐志摩、張幼儀與香港
一九二四年四月至五月,印度詩人、哲學家泰戈爾訪問中國,第一站即是香港。四月八日,泰戈爾乘船抵達香港。當時「第一次國共合作」剛開始,政務繁忙的孫中山仍然寫了一封歡迎信,並派特使專程送達。信中說:我歡迎您,不僅因為您「是一個為印度文學增添光彩的作家,而且還是一個在辛勤耕耘的土地上播下人類未來福利和精神成就種子的傑出勞動者。」(《孫中山全集》第十卷第四十頁)徐志摩、鄭振鐸等文化界人士本計劃赴港迎接,因時間趕不及,改為十二日在上海迎接。隨後,徐志摩、林徽因等人陪他走訪全國各地;其間,徐志摩一直因未曾赴港迎接泰戈爾而耿耿於懷。一九二八年秋,徐志摩赴印度看望泰戈爾,同時並有英國之遊,年底回國,正巧趙元任、傅斯年、李濟三位老友均在香港,於是在香港好好的待了幾天,盡興之後,方才返回上海。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人民日報》出版社編審。除了徐善曾提供的圖片外,其餘圖片均為作者提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