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隻眼看今年兩會 (馬 玲)

 「兩會」的大幕在總理李克強記者會結束後正式拉上,北京的政治沸騰告一段落。
今年的「兩會」,雖然CCTV等主流媒體報道的氣氛熱烈,但直接參與採訪的不少記者認為,此次會議比以前安靜,甚至沉悶,剛開始還有些個性聲音出現;但隨着時日,數千與會者的嗓音也幾乎變成了單聲道大合唱。
這種嚴肅會風,自有其原因。一方面,相傳參加「兩會」的人員被事先打招呼,不得擅自接受記者採訪去談一些敏感話題;另一方面,中宣部約束新聞媒體對「兩會」報道的禁令亦在網上曝光,除了要求媒體不報道特定的敏感問題外,還表明出了問題要追究相關責任。

王岐山有關黨政關係的講話消失了
「兩會」從一開始就確立了大方向,「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總理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和政協主席俞正聲所作的《政協工作報告》都開宗明義提到這點。此提法,源於二○一六年十月召開的中共六中全會,經過近半年時間,「習核心」已經從全黨牢固走向全國。
這期間,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五日下午參加北京代表團審議時的一番話,也從另一個角度發放了諸多資訊。王岐山談到黨政關係時表述:「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上世紀八十年代,「黨政分開」曾經是個熱詞,鄧小平在講政治體制改革的時候,多次用過這個詞。
有內地媒體的微信公眾號翻出《鄧小平文選》第三卷裏的這段話:「效率不高同機構臃腫、人浮於事、作風拖拉有關,但更主要的是涉及黨政不分,在很多事情上黨代替了政府工作,黨和政府很多機構重複。我們要堅持黨的領導,不能放棄這一條,但是黨要善於領導。」網上有解說道,鄧小平的「原問題」,就是首先是要堅持黨的領導,其次才是各有分工。
但弔詭的是,新華社發出的通稿,原標題是「王岐山: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但正文裏卻找不到王岐山說的「在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這段話。
無論如何,黨的領導日益加強,面向「十九大」的氛圍日趨濃厚。

 《民法總則》新內容嫌不平等
今次「兩會」,歷經六十三年波折,《民法總則(草案)》終於納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的審議。中國曾於一九五四年、一九六二年、一九七九年三次啟動民法典的制定,但最後都無果,其原因種種,當然都脫不開政治考量。
《民法總則(草案)》在三月十五日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會上表決,二千七百八十二票贊同,三十票反對,二十一票棄權,五人未按表決器。反對和棄權的人數,跟其他通過的事項比較而言算是多的。
事實上,民法典非常重要,在國家法律體系中的地位僅次於憲法,也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是市民生活的基本行為準則,法官裁判民商事案件的基本依據。
國際上,最有名的民法典,應該首推《法國民法典》,這部產生於一八○四年三月二十一日,由拿破崙主導,也稱為《拿破崙法典》,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民法典,體現了「個人最大限度的自由、法律最小限度的干預」的立法精神,代表着法國大革命後的資產階級自然法領域中的「天賦人權」。此法典除總則外,分為三編:
第一編是人法,包含關於個人和親屬法的規定,實際上是關於民事權利主體的規定。第二編是物法,包含關於各種財產和所有權及其他物權的規定,實際上是關於在靜態中的民事權利客體的規定。第三編稱為「取得所有權的各種方法」編。內容頗為龐雜:首先規定了繼承、贈與、遺囑和夫妻財產制;其次規定了債法,附以質權和抵押權法;最後還規定了取得時效和消滅時效。
由於這部法典的系統性、完整性和規範性,對其他資本主義國家後來的相關立法產生了巨大影響,從而具有廣泛的世界意義。
迄今為止,《法國民法典》的光輝依然奪目。所以,中國的《民法總則(草案)》勢必要參鑑《法國民法典》,雖然中國強調不照搬西方法律和政治制度,但民法典的誕生無疑是中國法制進步的里程碑。
不過,「兩會」期間,由於有代表提出應該在民法典裏對「抹黑英雄」的行為追究民事責任,於是在總則裏加進了第一八五條:「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結果引起法律界譁然。法律界人士認為,如果僅強調對英烈的死者人格利益保護,對自然人而言有人格不平等嫌疑。另外英烈的民事權延續到死後,跟民法典草案中的第十三條中自然人從出生起到死亡止的民事權利有衝突。
而民法典的基本原則就是,全體公民民事權利平等,不知今後在實際操作中怎樣處理這種「法條衝突」。

民間抵制樂天喧賓奪主
「兩會」期間的另一個大熱點是抵制韓國企業樂天,甚至在民間喧賓奪主,簡直蓋過了「兩會」的風頭。在「兩會」召開前夕的二月二十八日,樂天集團與韓國國防部正式簽署將樂天旗下的星州高爾夫球場轉讓給國防部用於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協議。
三月一日,新華社發文:《這樣的樂天,中國人不歡迎!》其後,全國各地掀起了抵制樂天超市的行動,其中有示威,有謾罵,有砸搶,還有「網紅」直播毀壞、偷吃樂天超市食品的鏡頭。據韓國《朝鮮日報》日前報道,韓國企業界遭受的損失正在不斷擴大。在華的樂天超市已有百分之四十以上停業。韓國的航空業、旅遊業、娛樂業都遭到正面打擊。
前兩天,有三千四百名搭乘國際郵輪的中國遊客拒絕在韓國濟州島下船,讓碼頭上做好接應準備的海關、檢驗檢疫人員,以及八十餘台觀光大巴、濟州免稅店、購物場所和數十名導遊白忙一場。
對此,那些鍵盤俠和愛國者興奮不已,不過後來馬上有文章揭發,這家組織三千四百名成員獎勵觀光海上遊的公司是一家傳銷公司,其高尚感馬上掉了下來。
近日,網上傳出河北省「滄州市涉韓維穩任務職責分工」的影印件,當地政府下發,要求防控涉韓聚集遊行示威,嚴查挑頭人員。另有多個視頻顯示,一些城市的警察已開始驅散反樂天的遊行示威者,警察已在樂天超市附近執勤守衛。
發生如此變化,一方面是支持薩德部署的朴槿惠已遭彈劾下台,韓國將在六十天內舉行總統大選,目前呼聲最高的是共同民主黨前黨魁文在寅。中青網報道:「有望角逐下屆韓國總統的五名熱門候選人,只有一人積極支持薩德系統的部署。」
另一方面,示威人群漸有失控傾向,有必要管控。此外,也有傳韓國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按世貿組織規則,投資方在投資國的正常經營遭到干擾,應當由所在國承擔賠償一切責任與損失。
於是,反樂天降溫了。但是,東北亞的局勢卻在升溫。美國把執行斬首行動的海軍海豹突擊隊亦調往韓國進行大規模軍演,從中國網民拍下的視頻看到,中國軍隊也在運送軍備物資到中朝邊境。

只有崔永元是另類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崔永元,曾因在央視主持《實話實說》節目而出名,他在「兩會」召開之際發微博:「好好開會,履行職責,不說假話,遠離套話。」隨後,他披露了自己提交給政協的《關於追究農業部在轉基因監管上失職》的提案,但他的提案卻被刪了,微博也一時被禁。
微博再開後,崔永元在三月七日寫到:「是的,你暫時開禁了我的微博,你以為我會跪下來感謝你,不會的。我的自由言論權利是與生俱來的,文字也是受憲法保護的,不是你恩准的。我堅信有一天你也會嘗到別樣的你曾擁護的滋味。」他的這些話,不僅被大量轉發,而且被二十九萬多人點讚。
其後,他再次貼出提案。提案摘要是:「轉基因濫種形勢依舊嚴峻,農業部作為農作物轉基因技術研發和使用監管的第一責任人,難脫其咎。只有嚴肅追究監管失責者的責任,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轉基因濫種這個安全問題。」
崔永元以執拗甚至偏執的態度,「不屈不撓」針對農業部的「轉基因」死磕,着實是一大另類「風景」,主流媒體雖然不能報道,但在微信和微博裏轉發的他在人民大會堂面對層層包圍的記者侃侃而談、斥責農業部撒謊的視頻卻流傳甚廣。另外,崔永元的微博粉絲有九百八十多萬,他的自媒體也具有相當的傳播力。
「兩會」結束後,人大和政協都要換屆,人們普遍預測,就憑崔永元這「德行」,下屆政協委員肯定與他無緣。即將告別「兩會」的崔永元,面對境外記者有關「『兩會』是否有必要改革」的提問時表示:「『兩會』要討論什麼問題,要解決什麼問題,我覺得都可以提前公布出來,這是能做到的。這樣我們就能提前聽到方方面面的聲音,讓老百姓把最關心的問題提出來,最好優先討論。這樣會更有效,更有的放矢。」崔永元在微博的自我介紹上有一段:「父親是部隊軍人,做政治工作的,父母對他的教育,印象最深的就是誠實。」然而他卻發微博慨歎,「實話好難說」。
儘管如此,當記者問他:「你履職這五年,覺得國家變化哪方面比較大?」崔永元的回答是:「我覺得其實還是在媒體方面。因為有了自媒體,消息忽然變得海量,非常豐富,即便它沒有什麼用,可能也給決策者提供了更多的資訊來源,這個很棒!」

去年的三個案件
「兩會」中凸顯出來的「崔永元現象」,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兩會」的場外生態。儘管政協大會已經結束,但崔永元死磕的餘波還在蕩漾:自媒體繼續炒作他和農業部的鬥嘴,他的微博粉絲數還在不斷攀升。
崔永元在今天全國人大會議結束前夕又發了一條微博。他針對性地寫道:「少說真話,做個聽話順從懂事兒的好人,吃香的喝辣的公費旅遊的既得好處又受提拔……這點破道理三十年前就懂。年輕時沒動心是因為年輕,現在不動心是因為已經不年輕了。珍惜生命,遠離奴性。」
有一些跟帖網民把他視為良心和勇士,稱他是中華民族的脊梁。也有網民跟帖說明,轉基因首先要解決的是吃飯問題,中國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正排除各種困難和問題走向強盛。
從全國人大三月五日開幕到十五日閉幕,北京的天空幾乎一直湛藍,即使是人為的「兩會藍」,也說明中國政府如果想幹什麼就沒有幹不成的。如果這股強大的力量讓美好的概念都能落地實現,那便是中國之福。
不過,從相傳的本屆全國政協最後一次小組討論上張泓銘委員的發言看,確實任重道遠。他說:「我是經濟學家,因而作政協委員十年討論兩高(最高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檢察院)報告時從未發言,今天我要把十年未說的話補上。去年我們國家出現了三個案件,第一雷洋案,舉世關注,人都打死了,檢察院作不起訴決定。我不懂法,只知道打死人是犯罪,但檢察院就是不起訴;第二,《炎黃春秋》案,兩個法人之間為產權打官司,法院如何都不立案,上告無門;第三,山東的鄧教授,受到了一些人的圍攻騷擾和人身辱罵,公安卻視而不見。這些案件在兩高的報告隻字不談,我不知道什麼叫依法治國,我只知道我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期待,期待中國真正走出一條健康蓬勃之路!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