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真相 (潘耀明)

聶華苓的次女王曉藍,寫了一篇頗感人的文章,題目是《孩子,你不懂——與「自由中國」一起度過的童年》。
這是一篇回憶文章。套錢鍾書先生的話,舉凡回憶文章,作者的「想像力常豐富離奇得驚人」。①
但,作為不諳人情世故的孩子,從她幼小心靈去感受的世事人情,相信更接近真相,所以更具扣人心弦的張力。
因為不懂,才有赤子之心的誠實;相反地,也因為懂,不免加上主觀色彩──懂得察顏辨色。
哥倫比亞有一個電視節目,叫《只要真相》;法國TF電視台也推出《誠實有價》節目,兩者都廣受觀眾歡迎,歷久不衰。
因為我們正處於謊話連篇的時代,真相和誠實為濃厚的功利社會所覆蓋,一旦拂拭掉塵垢,恢復真相樸實的本貌,直教人驚艷。
環顧當下的香港社會,「真相」和「誠實」更人為地被遮天蔽地淹沒了。
先讓我們看看香港的一些真相──
說到香港樓價有多瘋狂?有一個數字顯示,十一年前(一九九五年)的大專程度學生,月入中位數是一萬二千元左右,同年太古城的樓價是約五千元一呎,大學生月薪可購入二點四平方呎;近年大學生收入不升反跌,平均月入約一萬零一千元,眼下太古城的平均呎價是一萬三千二百元,大學生月薪連太古城一格磚都買不起。這已經是兩年前的數據了;②
香港的公立醫院一到流感高峰期,病牀嚴重不足,供不應求,出現長時間輪候的病人。至於專科驗身,要輪候一、二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香港主要稅收之一是來自專業人士的中產階級,這些作為社會支柱的精英階層,基本上沒有社會福利保障;政府對這一階層一向採取不聞不問的冷漠態度;
一個國際大都會,連一個稍具規模的大博物館、大劇院、文學館都沒有;更不要說像日本小鎮都有自己的文化館、文學館了;
古往今來,中國每一個縣都有縣誌,香港連一本地方誌都欠奉。要知道地方誌是一個地方的百科全書。
………
我們去年坐擁六百五十億元庫房盈餘,當官的對民間疾苦視而不見,沒有給予應有紓緩,更不用說用於為子孫後代設想的百年文化大業了。
這就是有「東方之珠」之稱的香港背後的真相!
我們的民選議員(包括功能組別議員),除了互相攻訐,惡言相加,譁眾取寵,一派泛政治化,有誰肯卸下政客的外衣,真正深入基層,去尋求真相,誠實地道出民間疾苦、社會癥結,責成當政者切實地去解決?目下的社會矛盾的激化,除了當官的顢頇,難道與他們這些花納稅人的錢、享受高薪的議員一點關係都沒有?!

注:
① 潘耀明:《大家訪談錄》,人民日報出版社,二○一四年一月
② 《大學生已經買不起一呎太古城?》,《香港經濟日報》,二○一六年八月十二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