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菜也可以這樣吃 (李 昂)

相當專注的在全世界吃了二十年,包括頂級料理。老實說,我正身處於廚藝界一個青黃不接的階段,許多因美食所帶來的感動,尤其是初次體驗的感動,都已經不在了。
全球美食界的走向是一個共同的風潮,變得像時裝界一樣。時裝界今年流行少數民族風,設計師都以此為設計「語詞」;飲食界也如此,前陣子吹起食物中加入花之風,但熱潮盛得連我這種愛花如命的人,一再吃到,都不免要說:「可以了吧!」
全球化帶來對自己鄉土、在地的一種懷舊風潮,產生了對在地的食材與飲食文化的重新肯定與認知,這當然很好。但同樣的,當不少台灣廚師喊出「台灣味」,或者「台味」的口號後,再一次的,我們不免擔心,在廉價的鄉土炒作之下,所謂本土,不過是另外一種流行罷了。

「TaÏrroir態芮」打造新台菜
大半年前,去吃了何順凱當時即將收起來的餐廳,感動萬分,尤其一道「沙茶牛肉大王」,真的是始自童年時,以至最近還在吃,吃了數十年的沙茶牛肉味道,那麼的熟悉感人,二話不說的將我徹底地打敗。
讀者可能會說,沙茶牛肉有什麼了不起?就是火鍋涮牛肉沾沙茶醬吃,或者用沙茶醬炒牛肉吧?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台灣著名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