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劉曉波 (王東成)

劉曉波在獄中得了重病,舉世震驚。
我和他相識已經快四十年了。他是我在吉林大學中文系的同學,雖然小我六歲,但我還當稱他為「師兄」,因為他是七七級,我是七八級。
在學校時,我和曉波並沒有私交。因為我們不同屆不同班,當年的劉曉波並沒有展現出「奇光異彩」,沒有做出什麼值得關注的事情。大家只知道他是「赤子心」詩社成員,詩社的靈魂人物不是他,而是徐敬亞、王小妮、呂貴品等人。當年文科各系學生中有點名聲的是雷頤、韓志國、季紅真、徐敬亞、王小妮等。雷頤發表了學術論文,韓志國出版了學術專著,季紅真在《讀書》等雜誌上發表文章,提前畢業考取了北京大學研究生。徐敬亞、王小妮參加了《詩刊》舉辦的「青春詩會」,公木老師當時稱讚徐敬亞的《葛洲壩抒情》已經超越了郭沫若的《女神》。

父親劉伶的擔憂
在我有限的人生經歷中,還沒有見過第二個人像劉曉波那樣入大學前與出大學後有那麼大的改變:一個似乎並不關心政治,彷彿是「斯大林大街上扔板兒磚」的青年,成長為一個用整個生命推進社會的公平、正義、進步的時代先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