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的小妹子: 寫給赤縣神州黃土地上荷鋤兼荷筆的女詩人,知名的,以及不知名的(張曉風)

(1)
啊 小妹子 小妹子╲我的好小妹子╲一早上,也不怕日頭忒大╲你蹲在田壠上幹什麼?

(2)
我在掐花╲今天早上才開的三朵╲黃艷艷的玫瑰花╲可真還不好掐呢╲它偏偏長在一蓬荊棘底下╲等到明天,它就不好了╲我得趁今天把它掐啦

(3)
哎喲 我說小妹子 小妹子╲我的傻小妹子╲你都不怕疼嗎?╲這玫瑰明擺着長在荊棘叢下╲皮破血流難道你都不怕?

(4)
唉,怕也是怕╲要殺 要剮 都由它╲但只要人不死 傷口總會來結痂╲而且,這朵玫瑰花╲它分明就是我的╲我可不要它遭風吹雨打

(5)
這朵玫瑰生來該咒該罵╲是玫瑰就不該廁身荊棘叢下╲是玫瑰就不應自貶身價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著名台灣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