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六七暴動 (容 若)

六七暴動,以爆發於一九六七年得名,這是一般人的叫法,我們的報紙稱為「反英抗暴鬥爭」。我在《晶報》的編輯工作,就與鬥爭有直接關係。
有人以為,一九六七年反英抗暴,是一九六六年反對天星小輪加價的延續。就我記憶所及,六六年以前,中共在香港,是反美反蔣而不反英。當年《文匯報》對天星小輪加價,是表態支持當局維穩,這符合對香港「充分利用,長期並存,且力求逐步改善中英關係」的國策。如說六七暴動與六六年有關,那是文化大革命—毛澤東「砲打司令部」,紅衛兵唱語錄歌到處破壞的影響。當時大唱語錄歌,大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之風已吹到香港。
一九六六年國慶酒會上,《文匯報》社長孟秋江與我們一起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兩個月後,澳門出現「砲打司令部」形式的「一二.三」事件。迫澳督嘉樂庇「低頭認錯」。香港有人打算依樣畫葫蘆。朋友問我:「能否如願?」我認為英美同盟鞏固,美國第七艦隊游弋南海,窺伺香港,戴麟趾必然有恃無恐。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是資深報人、香港文字研究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