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的重要關口:談家父與右派改正問題 (楊榮甲)

一九七六年,一個重要的年份。「老實人」華國鋒在葉劍英、汪東興等的幫助下「一舉粉碎了四人幫」,讓中國人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歡天喜地慶祝了一番。但是,一旦平靜了下來,立即就面臨着一個天大的問題:文革之後中國向何處去?

胡耀邦入主中組部
家父楊士傑,農民出身,上過初等師範學校,一九三一年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四九年後一直在地方上任領導職務。直到一九六二年得病,便回到北京,成了在中組部老幹部支部的一名成員。
家父與胡耀邦早就熟識,一九七六年前後,毛對政治的掌控能力隨着其病體的衰微已大不如前。北京的政治氣候已在暗中湧動。特別是那些歷經文革劫難一息尚存的老幹部們變得異常活躍起來。胡耀邦的家成了多位老同志們聚集的「政治沙龍」之一。家父也是胡家的常客(家父居住的地方距胡家僅咫尺之遙)。每當我回到家裏,當得知家父又外出時,就知道,家父大約去了哪裏。不過,家父的組織觀念極強,他的活動是從不與我們透露的。一九七六年十月「四人幫」倒台之後,很多老幹部們的接觸就更頻繁了。
很快,胡耀邦被任命為中央黨校的負責人,他在那裏辦了一份《理論動態》,於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發表了一篇頗具影響力的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隨後文章又在《光明日報》和《人民日報》上轉載,在社會上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導致的最後結果是「兩個凡是」思想被衝破,使當時中共的思想路線問題得到解決,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奠定了思想理論基礎。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中共退休外交官。)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