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石既來之,則安之 (許鐵民)

  身在海外的筆者剛從網絡上得悉,不久前福州壽山石圈,因原石市場冒出大量外來越南石而鬧得沸沸騰騰。當地多個媒體紛紛就此事件發表專題評論,其中有《海峽都市報》鄭榕和《福州晚報》劉磊兩位頗為熟悉壽山石行業的專職記者先後撰文各抒己見,剖析外來石產生的利弊及影響,試圖為壽山石業者紓解種種困擾及疑惑。劉磊同時引述多位專家學者對外來石事件的看法;綜合這些意見所得出的結論,大致上認為應該收容接納,妥為處理,善加利用。

  筆者作為「大壽山主義」的主要倡導者,目睹近年來不斷擁入福州的各種外來石,包括巴林石、仙游石、新疆玉、黃龍玉、金田黃、漳州石、西安綠及越南石等。不禁經常私下暗喜,深為慶幸之餘,更加視為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須知「大壽山主義」反對的是「唯壽山獨大」者,尤以夜郎自大者為恥,而主張致力杜絕山頭主義者畫地為牢,黑箱作業,坐井觀天,故步自封於福州彈丸之地的種種惡劣言行。幸虧抱有獨大心態的壽山石既得利益者,以今日的福州來說,已明顯大為減少。「大壽山主義」鼓吹的是,如何培養維護「唯壽山最大」的專業團隊,而其成功關鍵就在於不缺豐富的玉石資源,以及採取開明的輔助政策。無疑「大壽山主義」也意味着福州雖然擁有眼下全國最為龐大而優秀的專業團隊,於新中國對外開放的短短三十年間,能一舉成為國石行業的老大哥,絕非僥倖。如今可以說是天佑福州,源源不絕的外來石,足以解決正統壽山石面臨枯竭的嚴峻局面,並能進一步發揮優秀專業團隊潛在的真正實力。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事實上,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內蒙古巴林石已部分為福州業界採用,還偶爾被行家誤判為壽山石,而目前崛起的浙江田黃及印尼金田黃,亦絕大部分出於壽山雕刻家之手。由此可見,壽山製造的「大壽山品牌」,早已處於凝聚成形的階段;如能及時催生並認可「大壽山品牌」,必定對壽山石業界的未來發展,起到最佳的作用。最近全國各地玉石市場所發出的種種訊號,正顯示不少企業和財團熱烈支持參與玉石行業的拓展,其瘋狂程度令人側目,往往被視為市場炒作;而筆者卻認為此種炒作,非同一般,最大的分別在於玉石乃不可再生的寶貴天然資源。所以筆者敢於大膽判斷,玉石市場之興旺,只處於起步階段,來日方長,如有所波動,應屬於短暫調整而已。目前的形勢,相關的主要材料資源,有相當部分在福建境外,而壽山石真正的最大本錢,就是福州當地龐大的專業人才隊伍,故業界必須懂得珍惜栽培,設法發揮這方面的優勢,方不至於肥水外流,分享不到更多更大的成果 。

  總而言之,壽山石本身的確有充分條件成為最大及最好的品牌,但必須同時兼容並蓄,生產創造更多種類的玉石產品,視各種外來石作品為不同型號,成為「大壽山品牌」旗下的奇兵利器。不難想像,如果壽山石行業能夠長期包容吸納各種外來石,本身專業團隊將隨之成長壯大,有關的市場版圖和佔有率亦同樣相對擴大;有朝一日,所取得的成就及地位,不但穩佔最大玉石集散地的龍頭席位,亦不只限於立足國內的「印石之都」, 勢必成為蜚聲國際的玉石大都會。

  毫不諱言,筆者身為國際壽山石協會創辦人之一,理當藉此良機再次呼籲壽山石業者,尤其是年輕一輩,應放眼世界,為進軍國際市場而有所準備,並視之為終身奮鬥的目標。最後筆者謹藉福州先賢——民族英雄林則徐的著名集聯句:「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與業界同仁共勉之。

  (作者按:標題中「則安之」可作「好好安置」解讀。)

  (作者是巧雕學家,國際壽山石協會秘書長。)


王華作新疆玉《如意吉祥》巧色手把件。(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