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品牌翻譯漫談(下)(吳富強)

上期用了汽水和化妝品兩個快速消費品來探討品牌譯名這個有趣的問題,今期接續以:三、名表(奢侈品),四、名車(耐用奢侈品)這兩不同類別的產品來作探討,並為外國品牌翻譯作總結。

三、名表:勞力士「經典奢華,卓越顯赫」
勞力士(Rolex),是不少人的「dream watch」,我也是勞力士的忠實擁躉。但其中文譯名卻不如其他名表,如江斯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和寶璣(Brequet)等優雅悅耳、高貴脫俗。但勞力士三個字簡單易記,音節響亮,與原文發音接近而且漢化與異化兼備,一見而知是舶來品,但又很接近中國文化,而且很有陽剛氣概,配合成功的市場營銷策略,令勞力士成為眾多奢侈品牌當中的一棵長青樹,一直深入民心,獨領風騷。
勞力士之所以能深入民心,全憑品牌中的一個「勞」字,因「勞」與粵語「撈」諧音,賦予品牌另外一層意義,打開另一個商機,也許當時把Rolex翻成「勞力士」這個譯名的譯員,也是無心插柳,也沒有想到一個「勞」字能賦予品牌這個獨特銷售點①,為產品創出另一個市場定位。
勞力士曾推出多種不同顏色的表面,消費者就不同顏色的粵語諧音,再配合勞力士的「勞」字,產生很多有趣的聯想。
據悉,市場有一個這樣的說法,金色表面的勞力士即簡稱「金勞」,因諧音「襟撈」,寓意不愁工作、生活,用時下的語言來說即擁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事業」(a sustainable career), 所以「金勞」在香港市場,有價有市,廣受歡迎。不少人掘到第一桶金,首次購買的名表往往是一枚金勞力士或被稱為「金銀潤」的金鋼勞力士,取其金銀滿屋、家肥屋潤的彩頭。
趨吉避凶是人之常情,所以人人對「金勞」趨之若鶩,但對「藍勞」(藍色表面的勞力士) 諧音「難撈」(a tough career)或「白勞」(白色表面的勞力士),諧音「白撈」(a worthless career)就避之則吉了。
但是,花得起數萬塊錢去擁有一隻勞力士的消費者,生活總不會太「難」吧。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APEX Translation Communications LTD 負責人、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文學碩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