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樂聲 (邵頌雄)

一八一七年,舒伯特根據克勞宙斯(Matthias Claudius)的一篇八句詩寫成的藝術歌曲《死神與少女》,只短短的兩分半鐘。樂曲先由鋼琴帶出一段低沉旋律,冰冷的和弦表徵死神正緩步逼近。琴音忽然變得急促徬徨,少女的聲音響起,哀求死神憐憫她的花樣年華,離她遠去。死神的旋律再次響起,作為間奏,帶出樂曲後半部死神對少女的誘逼哄騙。少女無力的驚懼和抵抗,過程驚心動魄,與死神巨大有力的身影恰成戲劇性的反比。最後,歌曲於幽森沉潛的琴音中結束,詭異地表達了少女的死亡。
樂曲寫於舒伯特盛年之時,那時他才二十歲。七年之後,舒伯特自知已無病癒的希望,悲嘆絕望中,以《死神與少女》的旋律為基調,擴寫成《d小調弦樂四重奏》,較原來的歌曲更添戲劇性,高低跌宕極富張力,不但充斥着死亡臨近的忐忑不安,也洋溢着坦然以對的浪漫憧憬。克勞宙斯的原詩,無疑就是這首弦樂四重奏的潛台詞,也道出了舒伯特還不到三十歲便面對死亡的心境。
又過了七十年,馬勒於一八九四年間把舒伯特的四重奏改編給弦樂團演奏。同年,馬勒公演其中直接挪用《死神與少女》旋律的第二樂章,卻劣評如潮。在那個年代,馬勒這個猶太人,居然敢對舒伯特、貝多芬這些偉大德奧作曲家的作品「塗鴉」,可想而知當時負面回響之大。馬勒也不得不放棄對這首四重奏的改編和演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人文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