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邏輯 (潘耀明)

文革五十年,近半個世紀內地形勢起了翻江倒海的變化。最基本的變化,就是國家現行政策已與文革基本背道而馳了。
換言之,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國家領導人,否定了文革極左思潮,採取務實的政策──白貓黑貓論,奠定了改革發展的道路,解放了中國的思想和生產力,使國家社會經濟有了較迅速的發展。
由於缺乏有效監督機制,伴隨經濟發展帶來包括貪腐叢生、貧富嚴重不均、生態破壞等的重大社會問題,其代價也是巨大的。
不管怎樣,中國反智的文革的結束,對國家、社會及老百姓都是頭等好事。
文革帶來的災難是驚心動魄的,其沉痛經驗是值得深刻反省的。但是文革五十年後的今天,仍然沒有好好總結,文革仍然被官方視為敏感地帶、是一大禁區,才是令人為之困惑的事。
據說內地傳媒最近接獲通知,禁談文革,連一些與文革相關題材的出版物,也被勒令停止出版。
知名作家張賢亮,在文革曾身受其害,儘管他的多部小說作品題材與文革有關,但作為受害人的他,直到逝世前,卻不容許公開批評文革,使他感到憤懣莫名。
他生前曾撰文感慨地指出:「如今的出版界有個令人費解的現象︰你可以批評改革開放以來所有的失誤,從教育產業化、醫療產業化、道德缺失、假貨充斥、官場腐敗、金融腐敗、國有資產流失等等,直到批判的矛頭指向體制和制度」①,「但觸及到改革開放前,提到『反右』、『文革』或『三年災害』,彷彿就觸到了什麼要害,就要掂量掂量文章的『政治正確』。我們不迴避現實卻迴避歷史,面對現實和未來我們表現出極大的勇氣,卻又像傷心的戀人似的怕回顧往事;我們有膽量揭露現實的種種醜惡卻怯於暴露醜惡的過去。我至今搞不清這種奇怪的邏輯……。」②
這種「奇怪的邏輯」,相信令許多國人都抓耳撓腮、百思莫解。文革一日不徹底反省,其陰魂肯定徘徊不散,不排除什麼時候借屍還魂,令神州大地再度黯然失色,正如北京學者邢小群所指出:「文革的基因在這片土地上,隨時可能滋長、發作。大陸社會已經出現了另一種景象,就是毛派的高調回潮。他們不但有網站、社團,舉辦群體活動,還有人集體為江青掃墓祭拜,召開張春橋思想研討會。」③
為文革翻案之風愈刮愈烈。老作家邵燕祥在一篇文章也談到:「舊賬如不加清理總結,今天就不知道肯定什麼,否定什麼;就不能校正被歪曲、被篡改了的歷史所派生的被歪曲、被篡改了的思想;就不能辨別過去和現在的真理和謬誤……。」④
因沒能清算文革舊賬,校正歪曲,導致謬種流傳。難怪,目下內地社會左風熾盛,陰風陣陣,唱紅、否定改革開放、反黑為白的論調,排浪而來,真有今世何世之慨!

注:
①②《張賢亮近作》,二○○六年,上海文匯報出版社
③邢小群:《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本刊二○一六年五月號
④《文化名家談史錄.讀布林遺囑》,二○○七年,京華出版社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