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的使命 (潘耀明)

世界形勢正進入了大分化、大改組的求變局面,英國脫歐、美國狂人特朗普上台,使世界局勢更複雜化,還有中國經濟面臨下滑趨勢、香港管治危機……。
環顧眼下人類社會,文明的「情世界」已逐漸為「器世界」所取代。
當下作為一個有所作為的新聞工作者,似應要以更堅定的立場、更敏銳的觸角、更恢宏的胸懷和更客觀的態度去辨識和面對。
今天,人類社會正向兩極化發展,充瀰着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極端言論和行為,淹沒了正義和真理的聲音。
在劣幣驅逐良幣、泥沙俱下的當下社會,新聞工作者更應保持警愓,以冷徹、明睿的頭腦,努力不懈地尋求掩蓋在邪腔俗調下的真聲音、真面貌、真意義。
二○一六年是孫中山誕生一百五十周年,在民國時代,有一位傑出的新聞工作者叫黃遠生先生,是值得我們學習和感佩的傳媒人。
這位有「中國報業奇才」之稱的名記者,在他三十年短暫的人生中,堅持新聞工作的守則,不遺餘力地揭露官場腐敗和貪污。
他嚴正指出,公共與輿論機關,「不能據為己有」,報紙應該是人民的輿論機關,並認為,「辛亥以來,報館之呼號而不平,或為大總統之私,或為政府之私,或為黨會之私,或為豪強雄傑奸商著猾之私,固有絲毫分厘為民生社會請命者乎?」①他目睹民國官場、商場沆瀣一氣,魚肉老百姓,他呼籲所有新聞工作者應該「脫離偏倚、主持正論公理,以廊清腐穢,而養國之元氣。」②
最近中國大力反貪腐,提倡廉潔,也可反證黃遠生先生的高瞻遠矚!
至於他一再重申新聞的真實、客觀、全面、公正的重要,更是當今的新聞工作者應堅守的準則。
黃遠生先生對社會不合理現象的大力鞭撻和揭露,每每擊中要害,最終不容於國民黨當權者而遭殺害。
黃遠生先生這種疾惡如仇、勇於追求真理、捨身就義的精神,為後人樹立了光輝榜樣。
黃遠生先生敢於為民請命,提出「為民生社會請命」的媒介使命觀,擲地有聲。
眼下,在混沌、動盪紛繁的時勢下,我們且以愛因斯坦一段話以為結尾:「我認為,來自地位和財產的特權是不公正和腐敗的,過份的個人崇拜也是如此。儘管我熟知民主國家形式的缺點,但我仍然擁護民主的理想。社會的平衡和個人的經濟保障,我始終認為這是國家的重要目標。」③

想起管子所道:「日月不明,天不易也;山高而不見,地不易也。」(意喻日月有不明的時候,但天不會改變;山高有看不見的時候,但地不會改變。)不禁莞爾。
一元復始,祝讀者、作者二○一七年朝氣勃勃,撰述豐收,喜樂美好!

注:①②黃遠生:《少年中國之自由》,一九一三年
③愛因斯坦:《信仰的自由》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