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對海峽兩岸的黏合作用 (馬 玲)

參加九月十日在福州召開的以「一帶一路與華文媒體」為主題的第九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接觸到幾位出生於台灣的華文傳媒老總,感覺在當今台海兩岸的政治困境下,誕生在福建的海神媽祖可成為彼此割捨不掉的黏合劑。
參加傳媒論壇的台灣《南華報》社長賴連金,在與會的記者大隊伍移師莆田主題論壇後,上台發言時倡議,在當前兩岸的政治緊張中,應以媽祖文化為溝通橋梁,加強兩岸文化紐帶力道。
在兩岸擁有龐大信眾的媽祖,其祖廟在莆田的湄洲島上,每年農曆三月廿三媽祖的誕辰日時,朝聖的香客絡繹不絕,人流如織。據導遊湄洲島姑娘說,每年上島的台灣來客就達三十五萬人以上。這個數字說明,即使台灣政府着力「去中國化」,但百姓中的神明是政治無力去除的。
莆田市有一座大劇院,稱為「莆仙劇院」,裏面上演的莆仙戲,是中國最古老的劇種之一,源於唐,成於宋,盛於明清,被譽為宋元南戲的「活化石」,二○○六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我們在此劇院中看了一齣《海神媽祖》,道具古樸簡單,但唱腔和做手均見功底。這些文化符號,也具有對靈魂和鄉愁的呼喚。
湄洲島上女孩兒的髮型來自媽祖海神:頂上的圓髻代表舵,後面的長條代表帆,兩側的線紋代表槳。
媽祖在歷盡千百年為人們保佑海上平安的同時,收穫了全球四億信者,每年有一百多萬人從地球的四面八方遠道而來登島膜拜。
海內外學者普遍認可,媽祖不是杜撰的,而是確有其人。媽祖叫林默,其母懷胎十四個月才生下她,她不會說話,卻有超凡的感知。「里中巫」是媽祖信仰的原始形態。北宋開始,媽祖被神格化,被建廟膜拜,宋高宗封其為靈惠夫人,成為朝廷承認的神祇。媽祖信仰自福建傳播到浙江、廣東、台灣、琉球、日本、東南亞(如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等地,天津、上海、南京以及山東、遼寧沿海,均有天后宮或媽祖廟分布。中國民間在船舶上都要立媽祖神位供奉,啟程前要先祭媽祖,祈求保佑平安。有道是「有海水之處就有華人,有華人之處就有媽祖」。
二○○九年,「媽祖信俗」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現在,媽祖文化更成了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共屬的精神財富。據國務院僑辦統計,目前海外華僑華人已超過六千萬,「一帶一路」沿線華僑華人超過四千萬。選擇福州舉辦大會,是因為福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鎮。

比較大陸和台灣華媒論壇
來自南非的「華夏之聲廣播電台」副台長蕭汭辰,是第一次參加世界華人傳媒論壇。在來福州參會之前,她與一組從國外回來的媒體人士一起,先期走訪了江西。
據她透露,她在南昌與當地官員的一個見面會自我介紹時,說:「自己二十多年前從台灣去了南非,這是第一次回到祖國……」官員聞之馬上糾正她:「台灣也是中國的。」
她淡笑,從那次之後,她很低調,不隨便說話,以免哪句話說得不合適。
她說,走訪中有一事頗感疑惑:到了江西一些地方,都聽到人們說黨如何偉大,給社會和生活帶來了很大改變。她無法想像黨的力量是怎麼能這麼偉大?
我問她:「台灣方面是否也邀請海外華媒回台參訪?」她說:「有的。」她從手機裏翻出今年五月被邀返回台灣參加海外華媒參訪團的照片,二十多人來自五大洲,蔡英文親自接見並合影。之後,我從與她的對談中了解到,兩岸都是每兩年舉辦一次海外華媒論壇,比較大陸和台灣華媒論壇的不同,她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一、大陸邀請的範圍廣,兩岸四地在外辦的華媒都在邀請之列,而台灣只邀請台灣本地走出去的華媒;二、大陸的華媒論壇開完會以後安排記者去各地參觀旅遊,而台灣華媒開過論壇以後去各個部門和主要城市拜訪;三、大陸這邊接待和陪同傾注全力陪同眾多,而台灣那邊只有一名政府人員帶着記者去各處拜會。
從她的角度看,她並不希望改變目前兩岸的現狀,認為不必馬上進行統合,但也不可漸行漸遠。媽祖是維繫兩岸的精神指環,雙方都戴在手上,自然能拉近彼此。

文化基因「和為貴」
美國「中國廣播網」台長程蕙,一九八○年從台灣移民美國,她以前是台灣三大官方廣播之一的電台主持人。她說,自從到美國後,雖然多次回台灣探親,但沒有參加過海外華媒回台灣的參訪活動,倒是大陸的海外華媒論壇她基本都參加了。
其實,每次參加此類論壇,多少都能了解大陸這方面的發展和規劃。
比如,這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在分論壇的發言中表示:「從中國的發展態勢看,二○二三年中國有望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人均收入超過一萬二千美元,進入發達國家行列。二○二七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大力推動自主創新,積極培育創新人才和工匠精神,在電子商務和電子支付方面領先國際,二○一六年網民有七億三千萬,百分之九十五通過手機上網。中國很有可能彎道超車成功,未來十年的中國會很精彩。」
原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趙啟正對中國足球走不出去找到了一個頗有趣的文化基因答案:「和為貴」。他在講演中敍述,曾在美國參加文化交流與研討時,美國學者提出:「你們常說和為貴,就相當於我們西方講二千五百年前的蘇格拉底,那不是今天的中國。」趙回答:「你看中國人對有網的球類都打得不錯,但對無網的球類都不擅長,比如足球和欖球。因為從小家長就不讓孩子出去打架,久而久之,避免衝撞的意識就成了一種文化沉澱到了血液裏。所以說,『和為貴』在今天的中國並不過時。」
中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有規劃館,不僅福州有,武夷山所在的地級市南平也有,參觀正在開發的武夷新區,看到工地一片片,建設得熱火朝天,不得不為這種氣魄和速度感慨。
大陸經過近四十年的高速發展,腳步並沒有停下,像福建省一些臨山近海地區的潛力,還在不斷迸發中。為此,利用參加論壇和其後走訪的機會了解和認知大陸,也是原籍台灣一些記者的明智選擇。
總之,這次海外華媒論壇,探討在國際媒體移動化、數字化、社交化的大潮之下,華文傳媒如何與世界握手,形成「立體相融」的「融合矩陣」的同時,無形間也讓人們看到了媽祖的力量。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