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案的理據、問題與釋法 (冼樂石)

隨着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指政府方暫時沒有對立法會議員的訴訟,一系列宣誓案暫告一段落。在這些案件當中,香港的法院面對前所未有的難題,要在執行自己的憲制責任與保護法治中,就宣誓案件作判決。在討論這些案件時,由於它們的法律理據繁多,涉及的範圍大,而且與香港人最害怕的釋法有關,又加上案件的結果是將六名民選議員逐出立法會,大家討論時或許會只着重結果,而忽略了案件的理據和問題。在此,筆者嘗試總結梁頌恆、游蕙禎的原訟和上訴案件,以及羅冠聰、劉小麗、梁國雄及姚松炎的原訟案件,包括其判案理據、分析,及一些筆者的個人看法,尤其是有關法庭在判案時的取態,以及釋法的問題。

梁、游案的判案理據
在梁、游案中,法庭判定了宣誓的法律基礎,亦仔細地分析了兩人的行為是否符合法律要求。就法律基礎而言,法庭指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一零四條」)和宣誓及聲明條例的部份章節,要求立法會候任議員在首次會期,讀出附表二所載的立法會誓言,而若其拒絕或忽略宣誓,則會被取消成為議員的資格。鑑於梁、游二人在宣誓時的行為,包括私下改變誓詞、將某些字詞讀歪,又明確指出自己忠於香港國而非特區,法庭認為他們拒絕或忽略宣誓,因此議員資格被取消。
二人律師提出三點反駁法庭對本案的管轄權。第一,認為宣誓是立法會的內部事務,所以法庭不應干預。第二,律師又提出二人受《基本法》有關議員言論免責的保護。第三,條例所列不宣誓的後果並沒有實際上的效力,不可以用作取消二人的資格。法庭一一駁斥這些觀點,指出無論法庭或立法會都要遵從《基本法》,而法庭則有責任確保所有人都遵從,包括立法會,因此有權力審查議員宣誓是否合法合憲。法庭又指出二人根本未成為議員,而即使假設他們成為了議員,他們的宣誓不在免責保護之列。最後,法庭指條例已經清楚注明不宣誓的後果是取消資格,並不需要其他法律去取消資格。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法政匯思成員 。)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