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激流﹕李昭與《炎黃春秋》往事錄 (杜明明)

我發給德華的短信說:「剛聞李昭媽媽走了,不堪傷痛,好在她走得安詳,沒痛苦……她到天堂去陪伴你的偉人爸爸,偉人爸爸會開心,他注視這世界的目光會更專注,讓好人安心,令壞人膽戰,讓我們堅忍,願你節哀順變,更堅強……」
聽聞李昭逝世,父親杜導正第一個趕到靈堂默哀。十七日上午在八寶山舉行的李昭追悼會,父親又不顧德華、德平的再三勸阻,一早來到八寶山公墓廣場。嚴寒的清晨,九十三歲的他和雜誌社顧問、九十五歲坐着輪椅的何方,在趕來告別李昭的人群中排了一個多小時,等看李昭大姐最後一眼……

嚴於律己,無私為民
最早一次見到李昭,是胡耀邦逝世不久的一個周年忌日。父親帶我來到北長街會計司胡同二十五號,大約二十年前,那時我還在電視媒體工作。車向西拐進一個窄窄的胡同,就來到了耀邦的故居。叩開一個油漆剝落的木門,只見一位樸素的熱情的中等個頭的人開了門,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德華,胡耀邦和李昭的三子胡德華。
我們代表《炎黃春秋》雜誌社員工在耀邦像前深深的鞠躬致敬,並獻上精心挑選的蘭花。那天,李昭身穿素裝,一條雅致淺灰絲巾裹在脖子上。她一直默默陪着我們,小小的個子,看着我們的眼神中,帶有些許警覺和審視。
她不是一個平凡的老幹部。寧靜的激流,這是的我第一個印象。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前《炎黃春秋》秘書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