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聶元梓﹕談第一張馬列大字報 (米鶴都)

根據北大歷史系教授印紅標的調查,參加大字報簽名的其他六個人,和我說的不一樣。楊克明的說法和我說的也對不上號。我印象中,除了張恩慈、楊克明和我之外,其他人在這張大字報之前確實都沒有見過曹軼歐,更沒有見過康生。但是,我覺得他們都應該知道這件事。因為我見曹軼歐回來後,向他們簡單地介紹了見面的情況和曹對我們寫大字報的態度。
這件事到現在爭議還很多,我是按照我的記憶來複述當時的情況,而且這是從我一開始被審查就要說清楚的主要事情之一。我在監獄裏被審訊時,當時我就如實講了,寫這大字報之前,我們幾個人是怎麼醞釀的?我們幾個人都是誰?怎麼見的曹軼歐?當時都談了些什麼?李醒塵從下鄉四清回來後,又怎麼參與簽名的過程?這些我都如實講了,和上面講得一樣。
但我一直過不了關。預審員曾拍着桌子說我不老實,說我沒有把事實全說出來。我想,還有什麼沒全說出來呢?後來看我可能實在想不起來了,預審員才提示說: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人。根據他的提示和我反覆的回憶,才想起來,當時曹軼歐身邊的沙發上確實還坐着一個人,好像是她的秘書……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中國現代史研究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