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心血管 (楊日華)

每當病人說有胃痛、心口痛,醫生的訓練都要盡量分辨出是冠心病還是胃病。當然典型的個案是很明
顯的,絕對沒有疑問,一聽便可以有結論。不過有些長者講得模糊,特別是有認知障礙的,根本問不到詳
細病歷,患者只是手按心口及胃部,嚷不舒服。這種情況下一般都要先確定不是冠心病才可以照胃鏡,
因為心肌梗塞時照胃鏡隨時有生命危險。

謝先生在女兒陪同下來看病,一坐下便要求照胃鏡,他很清楚在診所照鏡的情況了,因為太太及女兒都在診所做過腸胃鏡。當下我問他為什麼這樣肯定自己是胃病,原來他去過急症室看病,留醫一晚,做了心電圖及驗血,醫生跟他說肯定不是冠心病,建議他做胃鏡檢查。謝先生六十二歲,身型保養得很好,經常運動,沒有高血壓及糖尿病,也不抽煙,看起來的確不像冠心病。急症室醫生說他的心血管很健康,像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一樣。我心想那醫生也不錯,用了生動活潑的詞彙,患者便記得很清晰。
可是再問清楚他的痛是在胸部多過在胃部,他經常緩步跑,間中跑步時也會痛,需要休息一下再跑。這點可能令一些醫生誤會了不是冠心病,因為典型心絞痛是在運動時出現的,因為心血管窄了,運動時供血不足便會痛。但有些冠心病人,的確稍作休息便可以繼續運動,所以問病歷要小心。此外謝先生最典型的心絞痛病徵是出現在追巴士的時候,大家都試過老遠見到要坐的巴士進站,連忙急步去追,那種氣急敗壞的滋味,年紀輕的還好,中年以後便又是氣喘又是心臟劇跳的,十分難受,因為忽然加速及心急的情況之下,對心臟都是一個挑戰。一問之下,謝先生連忙點頭稱是,每次追巴士都有胸口痛,所以近來他完全放棄追巴士了。

因此當我說他患的是心絞痛而不是胃痛,謝先生便沒有懷疑。驗血及靜態心電圖並非完全可以排除冠心病,跑步心電圖好一點,但最準確的還是電腦掃描檢查心血管了,如果報告是正常或只是些少狹窄,便可以排除冠心病。掃描結果顯示他心臟主要的三條動脈都是嚴重閉塞,其中一條幾乎完全閉塞。最終他做了心臟血管檢查,順利「通波仔」及放了五個支架。

同一個病人,不同醫生看了,的確可能有不同意見,所以有人說醫學除了是科學之外還是一門藝術。不過我們除了藝術性的主觀斷症外,也有客觀的各種化驗及造影檢查從而達到客觀的結論。藝術方面往往只是主觀的,例如看畫,喜歡與否真是個人選擇。一些畫家是明顯有爭論性的,如丁衍庸的狂放筆法,不喜歡的便嫌他古怪,喜歡的便迷上他的氣魄。聽朋友收藏家杜威先生說,即使朱屺瞻的畫也有人批評為「一嚿一嚿」,即一堆一堆的意思,認為他的山水缺乏層次。他當然不認同,一早便收藏了很多朱老的作品,前些年還借出珍藏在香港城市大學辦了一個朱屺瞻的畫展。我去看了他的畫,頓覺驚艷,他的畫風豪邁奔放,用色大膽,即使八九十歲的作品仍帶稚拙之氣。我不知道他的心血管怎樣,但他肯定常懷赤子之心。

(作者為腸胃科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