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幼儀的啟示 (潘耀明)

其人線條甚美,雅愛淡妝,沉默寡言,秀外慧中,親故多樂於親近之,然不呼其名,皆以二小姐稱之。①
她是極有風度的一位少婦,樸實而幹練,給人極好的印象。她在上海靜安寺路開設雲裳公司,這是中國第一個新式的服裝公司,好像江小鶼先生在那裏幫着設計,營業狀況盛極一時……。②

今年是徐志摩誕生一百二十周年(一八九七—一九三一),文壇一片沉寂。直到那天在香港文華東方酒店咖啡廳接待徐志摩的嫡孫徐善曾,才赫然驚覺詩人已走了一個多世紀。
雖是上世紀的老黃曆,在荏苒時光的漏斗流瀉下來,竟然不着痕迹,令人喟歎!
徐志摩的嫡孫惠贈了他晚年的英文著作:《徐志摩傳》(Chasing The Modern:The Twentieth-Century Life of Poet Xu Zhimo),似乎英文的名字更貼切些。
我在這本書發現幾幀作者祖母─張幼儀的照片,別有風韻,令人刮目相看:也許出落不是十分漂亮,眉眼間秀氣盎然,明眸皓齒,蕙心蘭質,氣派大方。
過去從一些文字記載,張幼儀予人的印象是「鄉下的土包子」(徐志摩語)、「醜媳婦」……,就算因她可歌可泣的事迹贏得同情心,人們也不至於把她與美少婦連結在一起。
相對徐志摩眼中的大美女林徽因、陸小曼的才貌,張幼儀是給比下去了,判若天淵。
殊不知,張幼儀有一種林、陸所闕如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熏陶下來的蘊藉賢淑的美!
與徐志摩仳離之後,她仍然侍奉徐的雙親,一直到老去,予以安葬,才抽身而去。
徐志摩硬着心腸拋棄母子,作為母親的她,含辛茹苦,把兒子撫養成材。
根據徐善曾的回憶:「一九四八年,祖母帶着我,還有三位姐姐徐稘、徐放和徐行,從上海的家出發,先到廣州,再穿越南方邊境,經澳門抵達香港。在那段時間裏,她無私地照管着我們的健康和教育。」③
徐志摩墜機身亡,噩耗傳來,陸小曼不敢面對,是她直奔現場主持一應喪事。
被遺棄的她,並沒有像「棄婦」一般的心態而自戕或沉淪……,她自反而縮,撣去身上被潑濺的污泥,勇敢上路,跑到歐洲去沐浴西風美雨,在德國學習幼兒教育,浸淫西方文化。返國後,在上海經營起時裝公司,又負責上海女子儲蓄銀行,成為中國第一位女銀行家。
回顧徐志摩早年要她到歐洲陪讀,在德國沙士頓懷了身孕,被徐志摩狠心腸脅迫離婚時,她說:「經過沙士頓那段可怕的日子,我領悟到自己可以自力更生,我下定決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要依賴任何人,而要靠自己的兩隻腳站起來,我得嘗試做一些事情來洗刷我的恥辱。」④
對一直鄙視她、惡貶她的前夫,她採取寬容的態度:「我要為離婚感謝徐志摩,若不是離婚,我可能永遠都沒辦法找到我自己,也沒辦法成長,他使我得到解脫,變成另外一個人。」⑤
這就是大美張幼儀!在她的身上,兼具了包容、忠孝、仁義、堅毅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優良品德,和西方女性的開明、獨立、不倔、頑強的自強不息精神!
飽飫中西文化精華汁液的她,為我們作出了世紀啟示:恁地是「西體中用」還是「中體西用」,只要善於兼收東西文化的長處,小至個人,大至家國,都將結出豐碩的果實!

注:

①③陳志明:《又見<人間四月天>:祖父徐志摩與祖母張幼儀—專訪徐志摩嫡孫徐善曾博士》,本刊二○一七年五月號
②梁實秋:《談徐志摩》
④張耀傑﹕《張幼儀,離婚成就了她》(《環球人物》,二○一二年第十八期)
⑤《每日頭條》﹕《張幼儀﹕她成全了徐志摩,更成全了自己》,二○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