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龍與地頭:杜月笙與國民黨的糾結、對新政權的遲疑 (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抗戰勝利後,我父親回到上海,他為抗戰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滿以為是凱旋而歸,沒想到迎接他的是「打倒惡勢力!打倒杜月笙!」的標語。後來,我父親被選為上海市議會會長,選上後又辭掉,這背後是有政治因素起作用的,與蔣總統是不是有關係,就不曉得了。但是,很可能是顧慮到我父親抗戰勝利後的勢力太大了,而且又是在上海,我父親的發家之地,這個地方太敏感了。
實際上,我認為蔣家的勢力,一直就沒有完全控制上海。那個時候,在上海蔣家有些事情是行不通的,人家是不買他的賬,南京才是蔣家的地盤。如果說,蔣是強龍的話,那我父親是地頭,強龍是壓不過地頭的。蔣經國在上海灘打虎,實際上是要打打地頭的威風,沒有用的。蔣經國最後都沒有在上海灘打虎成功,被迫辭職,這就證明蔣家的勢力控制不了上海。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原是中央黨史研究室工作人員,《中國改革》雜誌編輯記者,現旅居溫哥華,為加拿大本納比市圖書管理委員會委員,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