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非」孕婦問題談起 (義哲)

  隨便在香港逮着一個路人問:中國人應不應該有人權?贊不贊成「雙非」孕婦(孕婦本人和丈夫都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在香港稱為「雙非」孕婦)來香港分娩?答案恐怕就是:還用問嗎?一、中國人當然應該有人權;二、應該禁絕「雙非」孕婦來香港分娩,大量「雙非」孕婦已經使香港的醫療系統不勝負荷,解決這個問題刻不容緩。不這樣回答的人,恐怕百中無一。

  這篇短文不是要談解決「雙非」孕婦問題的辦法,更不是主張對「雙非」孕婦大開中門,而是要指出以上回答的矛盾。

  袋中沒錢,有權住在豪宅區又如何呢?有權利和有經濟能力是兩回事,說來話長,也不是筆者所能說得清的事情。然而遷徙自由是基本人權,殆無疑義,例如一九四八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三條第一款是:人人在各國境內有權自由遷徙和居住。請問讀者聽說過有人反對這一條嗎?

  中國人在國境內卻沒權自由遷徙和居住。筆者對內地的戶口制度沒有認識,香港的情況卻近在眼前。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屬於國境以內,但實行一國兩制,內地的人民不能自由遷徙來香港,不能自由來香港居住,連自由來香港旅遊也不能,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受到《基本法》的限制。

  一旦中國人獲得了人權,人口向富裕好幾倍的地區流動,是自然不過的事。香港「雙非」孕婦的問題只會變本加厲。一旦中國人獲得了遷徙自由,香港的人口將要增加多少呢?香港將要出現什麼衣食住行、醫療、治安、教育等等問題?答案不難想像,或者應該說,不堪設想。

  香港有不少人權鬥士,不斷為內地同胞仗義執言,還常說人權是無國界的,卻似乎從沒聽說過誰為國界內同胞的自由遷徙權利講過片言隻語,也似乎從沒聽說過誰反對過一國兩制。一國兩制的前提之一是限制人民的遷徙自由,人權鬥士們似乎視而不見。他們住在一個「國際」城市,對落後地區批評有加,受到他們理應反對的制度保護卻默然無聲、無動於衷。他們深知君子不立險地的道理,在香港說什麼幹什麼,事不踰矩、不痛不癢。「雙非」孕婦的問題近在眉睫,於是他們再不能藏頭露尾。他們敢於承認自己的矛盾嗎?敢於把高談人權的代價向香港市民說明嗎?

  筆者在香港土生土長,不想香港毀了,贊成一國兩制,因此身為中國人,筆者是自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