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霍英東走了,李嘉誠跑了」說起:霍英東十周年祭 (何博傳)

高爾基曾在一個地方說過:「人的生命短得可笑。」
其實,一代人的命運亦如此。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
二○○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霍英東走了。
想起霍英東和他的時代,確實太短了。
令人特別感慨的是,正如大詩人海涅所說:「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與他同生共死的完整世界,每一座墓碑下都有一部這個世界的歷史。」不過,生逢在兩個世界夾縫中的霍英東,其墓碑下,卻有這個世界兩部不同的歷史:
香港資本主義世界崛起的創業史。
內地社會主義共和國改革開放事業的積極參與史。
前一部歷史,港人盡知。後一部歷史,即身為國家改革開放的積極參與者、社會活動家、公益慈善家、民間體育大使、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罕有先例的創造性推動者的歷史,現在已經被內外兩地遺忘、拋棄、刪改、異化得所剩無幾。

市場的力量
如果進入大陸的前期試探性工作不算,從一九八○年在中山搞第一家外資賓館,到二○○六年南沙新城建設最緊張的時期匆匆辭世,霍英東最值得讓人懷念的第二部歷史,也是跟他真正唯一的顧問何銘思一起創造的歷史,只有二十六年!真是短得可笑。
更令人感到短得可笑的是,從霍英東走了,到「別讓李嘉誠跑了」,不過十年時間,我們已經面對兩個不同的香港,兩個不同的內地,兩個不同的全球動態。香港、內地和全球動態,已經面目全非!那是兩部質料、顏色和內容全然不同的歷史。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內地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