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唐樓看健康城市 (黃 岐)

二○一七年十月,香港醫學博物館又創新猷,「全新體驗」系列的第四展廳開展,主題是「香港醫療發展與健康」。此展覽有三個部分。第一部分講述香港開埠以來的重大醫療事件和發展,例如一八九四年的鼠疫。第二部分以如何達致健康為主,兼顧身心保健。這兩部分,屬常設的展覽。第三部分是特展,主角是今年慶祝一百三十周年的那打素醫院和香港大學醫學院。
一百三十年前,也就是一八八七年,何啟捐款興建「雅麗氏紀念醫院」以紀念亡妻,同年「香港華人西醫書院」成立,並以雅麗氏紀念醫院為教學醫院,首屆的學生包括孫中山和關景良等。倫敦傳道會為了應付華人對西醫服務的需求,後來又陸續開設了那打素醫院、雅麗氏紀念產科醫院和何妙齡醫院。今天的大埔那打素醫院,就源自這一系列倫敦傳道會的醫院。而華人西醫書院亦於一九一二年納入香港大學,成為其下的醫學院。
展廳中間有一模型,是十九世紀末的民居,也就是舊時的唐樓。這個模型可蘊藏了十九世紀香港醫療衛生問題的奧秘,頗堪玩味。一八八一年英政府派查維克(Chadwick)到香港研究太平山區的衛生情況,展覽的模型就是根據查維克的報告書而製成。當時的業主為了地盡其用,屋與屋背靠背不留空間。唐樓一般兩層,屋長六十呎闊十六呎,只前面有窗,屋內光線不足,通風也不好。屋內房大概十平方呎,住上一家大小,屋內一般沒有自來水,更沒有水廁,污水渠可有可無,更有甚者,屋內還飼養豬和家禽。這樣的居住環境,沒有模型展示(見圖),我們今天實難想像。
小小的模型可以帶來很多啟示。缺乏排污系統和潔淨食水,正是不少疾病傳播之源。怪不得那時候痢疾和傷寒不時肆虐,令人喪命。居住環境擠迫,令呼吸道疾病更容易傳播,兒童的麻疹、成年人的肺癆,隨時可以星火燎原。禽畜擠在一起,病毒容易「洗牌」,增加人傳人的風險,這個問題就算在今天,因為未實行中央屠宰,還未能完全解決。
查維克一八八二年的報告,向香港政府提出不少改善措施,但實際上實行的很少,當時的殖民地醫官也警告:這樣下去,隨時爆發疫症。結果不幸而言中。一八九四年鼠疫爆發,令香港百業蕭條,政府才痛定思痛,於一九○三年推出新的法例,改善公共衛生和樓宇建築。
今天,香港是相當健康的城市,無論是嬰兒夭折率或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統計數字所反映的健康指標,都在世界前列,這是前人不斷努力的成果,幸福並不是必然的。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作者為急症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