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態政治走向生態社會:兼談奧迪爾新書《生態社會及其敵人》 (陳 彥)

息,除了馬克龍以超越左右意識形態的名義勝選,傳統左翼和右翼的敗北之外,還存在一個十分重要的卻鮮為人注意的現象,這即是歐洲生態綠黨EELV(Europe Écologie–Les Verts)的銷聲匿跡。
生態意識在歐洲和法國影響深遠,作為政治力量的生態政黨出現於法國政治舞台,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此後一直慘淡經營,起伏不定,始終無法獲得一個穩定的政治空間。歐洲生態綠黨從傳統綠黨脫胎而來,正式成立於二○一○年。在二○一二年法國立法選舉中獲得十六個議席,並成功進入奧朗德社會黨政府。二○一七年歐洲生態綠黨在法國立法選舉中全軍覆沒的現象值得深思:今天的法國及歐洲,生態意識深入人心,應對氣候變化、保護生態成為左右黨派的共識。二○一五年左翼政府主導下達成的全球巴黎氣候協議又被公認為左翼奧朗德政府的輝煌外交成就,在此種背景下,綠黨為什麼會一落千丈呢?目前法國馬克龍新政府設生態與社會轉型部,由法國知名生態人士于洛(Nicolas Hulot)出任部長,一方面顯示新政府對生態問題的重視,另一方面也說明生態轉型任重道遠。環境問題從小眾關懷到今天的全民覺醒,綠黨不僅不是受惠者,相反卻在選舉中被淘汰出局,難道意味其歷史使命已經結束?如何解讀這一現象?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是旅法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