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綠衣黑裙到紅帶藍裙:追憶培正的歲月 (金聖華)

窩打老道?在窩裏打老道士?還是一窩蜂打老人家?這是什麼路名?真奇怪!
多年前,來到新學校報考,一看到校門口的路牌,不禁心中嘀咕,覺得這香港真是沒有文化,這學校一定也不是什麼好學校,要我從台北名校跑到這裏來轉學,不免深感委屈。
當年,從台北搬來香港,可以跟久別重逢的爸爸相聚,當然是一樁好事,可是這次搬遷,也意味着跟自己熟悉的環境告別,跟多年好友分離,跟響噹噹,一考進去就自覺神氣得不得了的母校「台北第一女子中學」脫離聯繫。一切來得太突然,令人措手不及,才十六歲的年紀,已經飽嘗離愁別緒,只覺得心中惆悵,不知道如何排遣。
好不容易來到香港,又面臨失學問題,高二上念了一半,輟學在家,整日無所事事,對着這陌生的城市,不知道哪所學校才是落腳之地。聽說,香港的學制跟台灣不同,分為英文中學及中文中學兩種系統,如想進英文中學,就得倒退兩年,去讀中三,這可如何是好?難道等台北的同學神氣活現的上了大學,我還得穿了制服背上書包當中學生?正在徬徨無計時,忽然得知有幾所中文中學在招收春季插班生,其中包括德明與培正,於是就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情,去報名投考。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香港著名翻譯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