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放正,眼睛朝下 (潘耀明)

據統計,美國傳媒最興旺的年代,共有一千七百多種日報,一萬一千多種雜誌,九千多家廣播電台,一千多家電視等新聞機構,時至今天,還有世界最強大的網絡系統。

如此龐大的傳媒力量,其信息無遠弗屆,兩億五千萬美國人的生活,包括政治取向、觀點,無不受其影響。可以說,傳媒幾乎主宰了美國人的神經樞紐。

早年由美國著名記者赫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撰寫的The Powers That Be,指出美國新聞機構隨社會經濟發展,已逐漸由壟斷資本控制各大傳媒機構,所謂「新聞自由」,已愈來愈受到無形之手的干預。
「當那些具有代表性的大眾觀點,被媒體過濾,原本完整的社會性就像陸地一樣被海水沖去一角。」①這樣一來,在功利的驅使下,傳媒已不再扮演社會公器的角色,反而因假「新聞自由」之名,更加肆無忌憚了。

所以,Leon M.Flint在《報紙的良知》中寫道:「自由不是說報刊可以無所顧忌地危害社會公共安全,宣揚犯罪,或者破壞有組織的社會。」「自由不是使社會敗壞的許可證。」②

這是西方社會傳媒存在的普遍弊病。

至於在內地,情況又如何?

最近在整理稿件,翻閱到一九九九年老報人、作家蕭乾生前寄給我的一篇短稿的原件。蕭老在稿件加了眉注「潔若怕太激烈,作廢」,潔若即文潔若,蕭乾的夫人。意喻這篇短文放在內地標準,太激烈,相信無法刊登,所以寄給我們刊登。

這篇短稿的題目為《心放正,眼睛朝下》,其實言之成理,一點也不激烈。內容是指自從內地開放後,傳媒已逐漸墮入「有償新聞」的窠臼,正如蕭乾說的:「紅包這個毒蟲鑽進了我們這個社會,其中主要目標之一就是言論及傳播界。時而讀到的新聞隱隱帶廣告的意味。我還幾次從第一手聽到開價索紅包的事。這不像兇殺或盜竊案,雙方都是受益者,誰也不會出來揭發對方,事後都心照不宣,所以最難杜絕。」③
換言之,時下內地的傳媒已被金澄澄的銅鈿收買了。

二次大戰期間,為了讓中國讀者了解戰況,蕭乾早年曾孤身犯險,跑到戰地報道歐戰的實況,履行一個新聞記者神聖的職責。

但是,在內地,新聞已被政治化了,「揣了紅包」的記者,形成一種新聞報道的特有機制,正如蕭乾說:「每逢讀到災難性的新聞,重點往往是放在中央及地方哪些位領導(一位名字也不能漏報)立即前往慰問,但是關於災難的情況、面積以及現場狀況,往往用『已做妥善安排』一筆帶過。我認為這種寫法就是眼睛朝上的。至於涉及成千上萬人性命的巨大災難,如大地震或海上鑽井下沉,為了或種原因甚至可以完全不報,把它交給境外媒介去報道。」④

如果稍為留意內地傳媒,當知道這已是新聞處理的新常態了。

蕭乾苦口婆心地勸喻記者:「心放正,眼睛朝下」、「心裏記住廣大讀者」,而不是「首先把上頭侍候周到」。⑤這是作為一位老報人對傳媒人的殷殷期許。 

本期我們訪問了資深報人張國良先生,他提出了「只做新聞 不講假話」⑥的原則。本來一個傳媒人,天職便是做好新聞,如實報道。但在當今社會,竟然成了戛戛乎其難的事,令人喟歎。

歲次猴年,祝作者、讀者猴年迪吉。

注﹕
① 赫伯斯坦:《媒介與權勢:誰掌管美國》,國際文化出版公司,二○○六年八月 
② Leon M .Flint:《報紙的良知》
③④⑤ 蕭乾:《心放正,眼睛朝下》,本刊一九九九年四月號
⑥ 潘耀明、葉國威:《只做新聞 不講假話──獨家專訪〈文匯報〉前社長張國良》,本刊二○一六年二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