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貝洛拉維克 (路德維)

上一世紀,當西洋古典音樂仍是較「主流」的文化活動時,音樂家去世可以是文化圈、甚至社會上的大事:馬勒和伯恩斯坦於世紀初和世紀末辭世,都分別為維也納和紐約兩地人民夾道送別。(筆者也記得,上世紀下半葉獨當一面的柏林愛樂樂團總指揮卡拉揚在一九八九年去世時,連香港無線新聞也有報道。)馬勒和伯恩斯坦都不只是指揮,他們也是具前瞻性的音樂先鋒:到了今天,世人終於肯定馬勒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交響樂作曲家,而伯恩斯坦則既「跨界」為百老匯音樂劇《夢斷城西》譜寫音樂,亦不遺餘力地在美國推廣古典音樂。但隨着古典音樂慢慢成為式微的藝種,加上社會步伐的加速,古典音樂家辭世已不再是什麼大新聞。
六月七日星期三,數千人卻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向一位指揮家道別。指揮家並沒有像馬勒和伯恩斯坦的顯赫作曲副業,而雖然也不忘拓展當代管弦和合唱作品(它們不都已經式微了嗎?),但仍以詮釋十九、二十世紀的經典作品見稱。道別亦不是普通的道別:於伏爾塔瓦河畔魯道夫音樂廳(Rudolfinum)舉行的悼念會,借來了布拉格聖維特大教堂的巴洛克蠟燭台作布置,而除了國旗高懸之外,送花圈和獻花致意的不乏政客名人,而扶靈者都是捷克愛樂樂團的管理層和職員。在音樂廳開門前排隊的亦竟達數百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香港樂評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