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恩師陳國楨教授 (尹浩鏐)

一九九七年某天,接到郭媛珠教授電話,告知陳國楨教授於美國舊金山逝世的消息時,知道這是遲早要來的事,畢竟恩師已是八十九歲的老人,歷經憂患之後能安詳辭世,可以說也無所謂遺憾了。但今再念及恩師,往事又點點滴滴翻到眼前來……
我是一九五六年考入華南醫學院的(一九五七年改名為中山醫學院),它是由中山大學醫學院、嶺南大學醫學院和光華醫學院合併而成,原本並不是很高水準的醫學院,但因為中國政權更換之初,許多北京協和醫學院的教授南下滯留廣州,受聘於華南醫學院,學校登時名家大師薈萃,有八名一級教授,二十一名二級教授,其中當然包括恩師陳國楨教授。由於教授陣容充實,一下子將中山醫學院提高成為國家六年制的三個重點學校之一,成為新中國進入西方醫學的搖籃。
我原本是一個普通的學生,而恩師卻是一個萬人景仰的權威,卻因緣際會,與恩師結下不解之緣。知道恩師一九○八年出生,先入嶺南大學醫學院預科班學習,後進入當時標準最高、學制最長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學習。一九三三年以全優成績畢業並同時獲得協和兼美國紐約州醫學博士學位。他畢業後留校任職,成為中國較早開展消化疾病研究的學者。在國內外刊物上發表了多篇極有影響力的論文。他於一九三九年赴美,先後在史丹福、芝加哥等醫學院進修。一九四○年歸國,首次將硬式消化道內窺鏡技術帶入中國,為中國消化道內窺鏡的開展奠定了基礎。一九四八年秋,他從北京來到廣州,入嶺南大學醫學院任內科主任,繼任博濟醫院副院長和副教務長。一九四九年廣州解放,他放棄友人邀請出國工作的機會,決心留在國內工作。他聰明勤奮,思想敏銳。他魂繞夢牽的是提高中國醫學的水平。他為人正直、高潔、大氣而智慧超群。正因為他具有如此高尚無畏的性格,拯救了我的一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美國核子醫學專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