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的愛 (笛 安)

很多時候,「愛」就是嫉妒就是佔有就是一葉障目就是變相綁架。因為人有惰性,懶惰地滑進深坑裏,覺得似乎沒什麼不好。於是就在深坑裏習慣性地使用級別非常低的「愛」。正因為如此,修行才有意義吧。讓人跟那個惰性戰鬥,跟承認深坑的痛苦戰鬥,然後看見天空。看到天空以後,才知道為什麼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作者為內地小說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